2017年12月31日

【電影|觀後感】血觀音(The Bold, the Corrupt, and the Beautiful)

⇩分享本文⇩

在看電影之後,我心裡最難受的那塊是巫書維(飾演Marco)。寫這篇之前,我看了幾篇網路上的評論,大多沒有多提這個角色,只好搜尋「巫書維 + 原住民」,看到了這一篇「最後的《血觀音》評論」。頓時,我內心隱隱的不快轉為更真實的情緒。

評論裡提到,這位導演跟大多數的台灣人都一樣,「多元」只是為了拿來應付其他/少數/弱勢族群用的,至於他背後有些什麼文化與歷史?誰管他呢!這部電影就像總統一樣,煞有其事的舉行了道歉大會,然後假意私下交談了一回,此後,就再也不想多花時間去理會凱達格蘭大道上有一群人聚在那裡抗議了一段非常長的一段時間。
其實在觀看電影時,我本來不想就 Marco 的位置多說些什麼,一直到我聽到朋友說:「原來那個 Marco 是台灣人喔?我還以為他是菲律賓之類的國家來的外勞...。」我說:「你沒有看出那是一個原住民的角色嗎?包括電影結尾,他回了台東。」朋友:「那個我不管啦!重點是他台詞很少,而且他看起來就像菲律賓人之類的。」

我之所以有情緒,是因為大多數人總是隱約傷害了誰,但渾然不知。最後被刨根挖底了就跳出來嘴炮一句「懂得笑就不會恨了」。這位導演也是,假若如該篇評論所言,導演等於完全不知道台灣的原住民奴隸史,比過去白人奴役黑人簡直有過之而全無不及。那~台灣的電影,到底在拍三小?

偏偏那麼巧,導演讓 Marco 做為富貴人家的馬夫,而且剛好被老闆的女兒控制成為性奴,因為老闆一家遭遇滅門案,被疑為兇手像個流浪動物躲躲藏藏,最後好不容易以冥婚換取自由要回台東了,卻以為自己又碰上「老闆」要來控制他,下意識的為了保護自己而報復了一番。Marco 為什麼設定是男性?翩翩為什麼設定為女性?如果兩個人的性別對調,會不會掀起過去另外一段拐賣原住民女性賣淫,消費者多是軍人的黑歷史?導演是不是為了避免聯想而做這樣的換位安排?Marco 最後憤恨的說「我只是回去想拿回自己的東西」,這句話可不可以與去年原住民傳統領域的爭議劃上等號?

真的有這麼巧的剛好?還是台灣人大多早已習慣欺負別人而不自知?我不知道,你自己解讀。我意思是 ... ,這位導演真的是不小心把這些聯想串在一起而已?其次,知道事件的標題與詳知原委,則是兩件事了,就看自己對這些事件有多上心的程度差異。

但不要以為台灣人對於原住民就只是做了上面提到的事情,其實更多是台灣人毫不知情的,但我暫且就不一一列出。如果對二二八有感的台灣民眾認為社會正義之類的很重要,那一切要從更接近真實的歷史出發,第一步就是歷史正義,讓台灣人更切實的認識自己,否則一切都只能淪為政治籌碼而已,反正最後來一句「歷史,由勝利者寫下」總能作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覆須知】
✔ 請注意網路禮儀,禁止口出惡言、廣告張貼。
✔ 可用語法請參考這篇
✔ 與本文無關的留言請利用右側的「留言板」,反之請盡量留言在相關主題。
✔ OpenID留言,填入自己的網站、部落格網址即可。
✔ 圖片消失、檔案連結錯誤 / 更新,歡迎留言告知。
✔ 其他問題、想法,也歡迎留言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