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5日

【NDS|流程攻略】逆轉檢事 2(逆転検事 2 / 逆轉檢察官 2)詳細完整流程攻略

中文名稱:逆轉檢事 2
日文名稱:逆転検事 2
其他別稱:逆轉檢察官 2
主機平台:DS
遊戲類型:AVG
發售日期:2011-02-03
遊戲人數:1人
製作發行:CAPCOM
攻略出處1:巴士速攻-suchalove(雲豆/forum.tgbus.com)
攻略出處2:NDS《逆轉檢事2》攻略|月之背

第一話 逆転の標的・前編 
   
進入遊戲後發生劇情:在這和平的一天,亞洲的小國——西鳳民國的總統來到了日本的ひょうたん湖,在對幫助西鳳民國解決犯罪組織的檢察官們進行感謝後,總統正想發佈對犯罪分子們的宣言,但是很可惜,他的話還沒說完,槍聲就響了起來……在這本應很和平的一天,總統被槍擊,傷勢不明,人們呼喚御劍憐侍!只有他,才能解決這次的案件! 

之後自動得到資料: 
◆證物資料追加:【新聞記事】
◆人物資料追加:【糸鋸 圭介】、【王 帝君】 
◆邏輯情報追加:【大統領への発砲】 

之後進入自動活動的部分。 

 -調查- 
◆與演講台右上角的黑衣人說話 
└◆邏輯情報追加:【演説中の警備】 

-邏輯- 
 (將遊戲中有關聯性的情報進行整合、得到新情報的系統,按L鍵進入) 

◆將情報【大統領への発砲】和【演説中の警備】進行整合(X鍵),得到新情報【大統領暗殺事件】   
之後正式的調查開始啦~! 

···············搜查開始···············

 -調查- 
◆調查演講台右方船頭處的紅色物體(實際上是個破掉的氣球) 
├◆調查水中的大將軍像(大將軍又出現了……),得到情報【割れたバルーン】,得到證物【トノサマンバルーン】 
└◆調查西鳳民國國旗,然後點擊國旗上的洞,得到情報【弾痕のある國旗】   
這時,御劍提醒說先整理一下情報比較好。好吧~進入「邏輯」模式吧! 

 -邏輯- 
◆將情報【割れたバルーン】和【弾痕のある國旗】進行整合,御劍意識到,打出的子彈數是這個案子的一個關鍵 

···············搜查終了···············

搜查結束之後,一直在觀眾席中吵吵嚷嚷的那個小姑娘又開始衝著御劍大叫,御劍終於決定要聽取一下她關於子彈數目的證詞。但是當御劍向她提問時,她竟然拒絕提供情報!說什麼情報就是生命,你不給我情報我就不給你情報什麼的……之後,進入棋盤模式,用這個模式從死不開口的對方那裡套的情報吧! 

-邏輯象棋(ロジックチェス)- 
(這是這款遊戲的新系統了,用來套問對方證詞的一個系統,主要注意下屏下方的時間槽) 
◆選擇【あなたの素性は…?】 
↓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 
◆選擇【記事を書く仕事なのか?】 
↓ 
◆選擇【現場を目撃した?】 
↓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 
◆選擇【銃聲を聞いたのだな?】 
↓ 
◆選擇【取材內容とは?】 
↓ 
◆選擇【記事を書くための資料があるはずだ!】 
↓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 
◆選擇【錄音したテープを聞かせるのだ!】 

-邏輯象棋 成功- 
◆追加人物情報【速水 ミキコ】,得到證物【速水の錄音テープ】   
通過聽錄音,我們終於知道,犯人一共發射了兩發子彈。那麼犯人到底在哪裡發射的子彈呢?  
◆點擊左側的觀眾席,得到證物【弾丸の軌跡】 

···············搜查開始···············

 -調查- 
◆調查垃圾箱,發現了一個包包,然後進入物品調查的模式 
├◆調查包包的搭扣,可以打開包包。得到證物【警備プランの資料】,得到情報【6連発の拳銃】 
├◆調查槍的瞄準鏡,得到情報【レーザーポインタ】 
└◆調查彈膛,得到證物【拳銃】 

◆與下方那個攝影師對話,但不知為什麼他很混亂沒法好好談話,等會再來找他吧 
◆與速水對話,問完所有條目 
◆再次與攝影師對話,然後發生劇情,我們的小美女一條美雲來啦~!沒想到美雲竟然拍下了總統被槍擊的瞬間的照片!而且御劍在這張照片中發現了矛盾。 

◆點擊總統的額頭的紅點 
└◆點擊證物【新聞記事】,得到情報【赤いホクロ】,得到證物【美雲の寫真】 

 -邏輯- 
◆將情報【レーザーポインタ】和【赤いホクロ】進行整合後,證物【拳銃】更新為【凶器の拳銃】 
◆然後會發生一點劇情,美雲又拿出了幾張照片,證物【美雲の寫真】被更新 
↓ 
◆選擇【事件の直前】 
↓ 
◆然後我們可以看到一個穿著紅色連帽裝的人,他前面的人背上有紅色射線,點擊那個射線 
↓ 
◆選擇【事件の直後】 
↓ 
◆在混雜的人群中,有唯一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人,點擊他 

 -繼續調查- 
◆調查右方的小攤 
├◆調查地上的紅點,得到情報【赤いボタン】 
├◆調查攤子下面的紅色物體,得到證物【赤いレインコート】 
└◆調查那隻反著的袖子,得到情報【レインコートのソデ】 

 -邏輯- 
◆將情報【赤いボタン】和【レインコートのソデ】進行整合 然後會進入對雨衣的調查畫面。
◆點擊雨衣的拉鏈部分,會把雨衣蓋著的那一面翻開 
└◆點擊紅色的地方,證物【赤いレインコート】被更新 

···············搜查終了···············

通過調查,御劍判斷,暗殺者肯定是一個左手腕受傷的人,並且現在就混在人群裡,於是他派糸鋸警官對現場的人進行調查。糸鋸警官不負眾望,真的找到了這麼一個人物,然後將其帶到了御劍面前。   

之後會跳出聽不聽對決說明的選項。這裡的對決就是那個質問的系統,玩過逆轉的玩家對這個應該都很熟悉了,聽不聽看各位各自的情況。   

然後就會進入田中的證言部分,並自動追加新人物資料【田中 太郎】。

~田中の證言~
◆對第二句「でも、持ち主が…」出示證物【赤いレインコート】

~田中の證言②~ 
◆威懾第三句「ボディガードが突然…」,會追加新證言「ステージ左側の方が…」 
◆對新證言「ステージ左側の方が…」出示證物【警備プランの資料】   

雖然感覺好像已經從那個叫田中的男人口中問出了什麼,但是對於現在的御劍來說,證據還是不夠充分,在田中緊密的辯解之下,御劍竟然沒了話說。這之後,田中竟然說,還有一個和他一樣穿紅雨衣的人存在。並且田中很清楚的指出,在場的另一名檢察官——亞內,在總統演講時,就在那個暗殺者的正前方!而且田中還說,在美雲的照片中,有一個非常明顯的矛盾,一個御劍還沒有發現的矛盾。   

下面,就需要我們利用手中的證物,指出這個矛盾到底是什麼。 
◆指證證物【速水の錄音テープ】 
◆指證人物【速水 ミキコ】(速水明明說是自己站在亞內的身後的,為什麼亞內身後的會是暗殺者呢……)   

沒想到會發展成這個局面,只好開始對速水進行詢問了。
~速水の證言~ 
◆對第三句證言「ウチが、そこ離れた時…」出示證物【美雲の寫真】

◆點擊總統

◆選擇【田中 太郎のもの】   

沒想到,速水竟然在此被逼問的無路可退,卻又不肯脫下外套來證明自己的清白。正在僵持之際,突然出現了一個男人——總統的保鏢內藤馬乃介。他給我們帶來了一好一壞兩條消息,好消息是總統沒事,沒什麼大傷;而壞消息則是,那個「外城涯」為了保護總統而死掉了。在說完這兩條消息之後,他竟然說還有第三條消息,那就是:這次的調查,將由西鳳民國的警 察進行,而御劍並沒有搜查權……   

因為可能會引起國際問題,御劍一時也無話可說。但他覺得,如果就這樣將搜查權叫出去,將會與真相失之交臂。而速水也在一旁用顫抖的聲音,一直請求他的幫助,試圖讓他相信自己的清白。在御劍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時,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田中用他沒受傷的右手,將刀子抵上了內藤的脖子。這時,田中的真正身份才大白於大家面前,原來他竟然是個職業殺手!真名是「虎狼死家左左右衛門」(玩過逆轉的玩家應該記得虎狼死家這個名字的,在某個事件中被僱傭的殺手,偽裝為管家)。田中說,是他接到了殺死總統的委託,所以才前來刺殺的。但他卻又做出了令人費解的要求,那就是要求將搜查權返還給御劍。他自己解釋說,是想弄清楚老熟人外城真正的死因。   

一片混亂中,御劍雖然不明白田中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麼,但還是同意了搜查權的交接。只是他偷偷的交代糸鋸說,為了不讓田中跑掉,一定要好好的將總統專用的飛機包圍起來。 

◆自動追加人物資料:【內藤 馬乃介】、【外城 涯】
◆人物資料【田中 太郎】更新為【虎狼死家 左々右エ門】
待續

第一話 逆転の標的・後編 

之後,御劍他們終於進入了總統專用機。進去之後,卻只看到了外城的屍體,而沒有見到總統。沒辦法,在糸鋸做好警隊的準備之前,老老實實的進行調查吧。

···············搜查開始···············

-調查- 
◆調查地上的屍體。
├◆調查屍體身上的彈孔,得到情報【貫通した弾丸】,得到證物【死體の所見メモ】
├◆調查屍體身旁的公文包,得到證物【防弾アタッシュケース】
└◆調查外城手中的槍,得到情報【外城の拳銃】 

◆調查門旁的監視器
└◆調查第二行左邊的那個監視器,得到證物【監視カメラのモニター】

◆調查房間右方的桌子
├◆調查桌上的背心,得到情報【防弾チョッキ】
└◆調查桌子上的文件,進入推理  
├◆點擊圖上左邊的象棋,然後點擊推理
└◆指證證物【警備プランの資料】。證物【警備プランの資料】被更新,得到情報【內藤の立ち位置】

-邏輯-
◆將情報【6連発の拳銃】和【外城の拳銃】進行整合,證物資料【凶器の拳銃】被更新 
◆將情報【防弾チョッキ】和【貫通した弾丸】進行整合,得到證物【大統領の防弾チョッキ】   

在進行了調查之後,殺手田中要求總統作為證人出來進行證言。內藤當然不會同意總統出現在這個抱著刺殺目的的殺手面前,御劍心裡也是愈發焦急的等待糸鋸警官的到來。突然間,電燈熄滅了,屋內一片混亂。在這混亂之中,田中打暈了大家,然後偷走應急小艇逃脫了。在暈倒的御劍身邊,他留下了證明他身份的海螺卡片。

◆得到證物【カード】   

田中臨走前留下了一句話:我已經看到了真相,剩下的就交給御劍檢察官你了。這句話讓御劍十分疑惑。這時,那個總統終於出現在大家的面前。而且,一出現就剝奪了我們的搜查權。 

◆所有證物都交到了內藤的手中   

在與總統的對話中,御劍清楚的感覺到了總統在隱瞞著什麼。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自己的語言就是武器!

-邏輯象棋-
◆選擇【搜査は誰が引き継ぐの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理由を説明したまえ!】

◆選擇【この場所が関係しているのでは?】

◆選擇【ずいぶんアセっているようだが?】

◆選擇【強引に進めすぎでは?】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本當に適用されるの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銃撃は機外からでは?】

-邏輯象棋 成功-

◆從內藤那裡取回了證物

竟然想用治外法權來壓制御劍,看來總統隱瞞了很重要的東西啊。但是很可惜,他的對手是御劍。御劍順利的奪回了搜查權,並向總統提出了證言請求。

~王の證言~
◆對第三句「その直後に銃聲が…」指證證物【トノサマンバルーン】

◆選擇【モンダイがある】

◆指證證物【弾丸の軌跡】

◆指證人物【內藤 馬乃介】,證物資料【弾丸の軌跡】被更新

◆指證證物【美雲の寫真】

◆點擊國旗

◆選擇【暗殺者ではない】,得到情報【內藤がバルーンを撃った】

-邏輯-
◆將情報【內藤の立ち位置】和【內藤がバルーンを撃った】整合起來,得到情報【警備計畫の変更】
◆將情報【大統領暗殺事件】和【警備計畫の変更】整合起來

到此,御劍終於弄清了這個暗殺事件,竟然是總統自導自演的一場鬧劇!這時,內藤又出來說話了,對著御劍提出了疑問。看來不打敗他就不算真正的結束呀。

◆指證證物【防弾アタッシュケース】

雖然我們指出了內藤是如何射擊的,但是正如內藤所說,我們沒有決定性的證據可用,眼看著就要勝利,我們卻只能在此止步。但是,御劍想起了另一個人的存在,那就是同是鬧劇協助者的速水,她在最後為我們提供了證言。

當內藤還想繼續狡辯時,總統喝止了他,並且承認了自己所做的事。原來是他在西鳳民國的支持率下降,所以想要扮演一個不屈服於暗殺的總統形象來挽回自己的支持率。然而,有人知曉了這個計劃,想讓這個虛假的計劃成為現實,而田中正是為了讓這個計劃化假為真而前來的。

◆證物【大統領の防弾チョッキ】被更新

但是,還留下了一個疑點:既然是假的暗殺,那麼為什麼外城會丟了性命呢?內藤自稱,自己的確射出了一發子彈來打破氣球,但是打死外城的那一發並不是自己所打出的。而田中用來暗殺的武器是小刀,所以內藤認為也不是田中所為。根據內藤所想,因為垃圾箱裡的那把槍是速水的東西,所以殺死外城的應該是速水。事情好像還沒解決,讓我們來聽聽內藤的證言吧。

~內藤の證言~
◆對最後一句證言「その1発は、ゴミ箱で…」指證證物【凶器の拳銃】
◆指證人物【內藤 馬乃介】

根據御劍的推理,是內藤在飛機上射殺了外城。這樣一來,總統就可能成為目擊證人,但是總統大人他……竟然因為討厭槍聲躲到床底下去了……那到底該怎麼辦才能證明內藤是兇手呢?只有子彈了!只要找到殺害外城的子彈,並且證明子彈與內藤的槍的彈道線相同,就能定內藤的罪了。

◆選擇【手元にはない】
◆指證證物【監視カメラのモニター】,得到證物【血痕のついた弾丸】

找到了子彈,本以為終於可以讓速水洗刷嫌疑了,但是事情卻遠不順人意。經過查驗,子彈竟然是從速水的那把槍裡射出的,而不是內藤的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看看內藤那張得意的嘴臉能說出什麼來吧。

~內藤の推理~
◆質問第一句「線條痕が一致した以上…」

◆選擇【拳銃】

◆指證人物【內藤 馬乃介】,原證物【凶器の拳銃】更新為【內藤の拳銃】

◆對第二句「外城を殺した弾丸は…」指證證物【內藤の拳銃】

~內藤の證言②~
◆對第三句「オレが拳銃をすり替えたという…」指證證物【內藤の拳銃】

◆選擇【指紋】

◆點擊彈膛處

◆點擊子彈處

事件終於搞清楚了,果然是內藤因為對外城的嫉妒而殺了他,並且在證物交接時調換了手中的證物。雖然總統在此表示了對整個事件的歉意和對御劍的感謝,但是御劍認為,事件還沒有徹底的解決。

◆選擇證物【カード】

對,虎狼死家的問題還沒解決。他接受了他人的委託來刺殺總統,但是這委託並沒有完成,也就是說這之後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希望不要發展成什麼大案件……」,御劍從心裡這麼想著。

第一話 完

第二話 獄中の逆転・前編

終於要到內藤的審判日了,御劍在審判日的前一天來到了拘留所,想要見一下內藤,但是內藤卻遲遲沒有出來。終於一個慌慌張張的獄警為我們帶來瞭解釋:內藤被殺了……而且內藤竟然不是在拘留所中被殺的,而是在監獄中被殺的!按理說,監獄裡收容的全部都是在法院被判有罪的人,那麼為什麼還沒有被最終判罪的內藤會跑到監獄中來呢?

◆人物資料自動存在:
【一條 美雲】、【糸鋸 圭介】、【內藤 馬乃介】
◆得到證物【見取り図】

···············搜查開始···············

-調查-
◆調查那個有個吊鉤的架子
└◆按Y鍵,來到場景的下半部分。調查地上橙白相間的物體,得到情報【積まれたシート】

◆調查內藤的屍體
├◆調查屍體上方的黑白格子的物體,得到證物【チェスボード】
├◆調查屍體,得到證物【死體の所見メモ】
├◆調查屍體頭部下方的粉色物體(橡膠手套)
│└◆將手套反過來,調查紅色的部分,得到證物【ゴム手袋】
└◆調查蓋在屍體身上的橙白相間的坐墊,得到證物【ロープ】,得到情報【血のついたシート】

-邏輯-
◆將情報【血のついたシート】和【積まれたシート】整合起來,得到證物【血のついたシート】

通過調查,各種證據都收集的差不多了。但是,御劍說還是少了些東西。

◆選擇【凶器】

在這次的事件中,凶器應該就是最關鍵的地方了吧(在開頭動畫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張沾滿血的狗嘴……)。正當御劍思考凶器究竟會是何物時,一個陌生人走了進來。說是陌生人也不確切,因為他是御劍認識的人——律師信樂盾之。

◆追加人物資料【信楽 盾之】

不知為何,信樂律師貌似對狩魔派的人很不滿,說話很不客氣,但是最奇怪的是,御劍也並未對他所說的話做出任何辯駁。後來,大家得知,原來信樂律師就是內藤的辯護律師,看來得向他詢問一些事情了。

◆與信樂說話,問完能問的

◆選哪個都可以……結果都是一樣的……那個律師故意的……得到作為【トビラのセンサー】

通過與律師的對話,御劍大概搞清了這個監獄的警備情況。屍體所在的現場——工作室是沒有鑰匙的,獄警們是通過犯人們手上的手鐲與傳感器之間的反應來得知犯人們的行動並進行管理的。按照獄警的說法,這幾天都沒有犯人進入工作室,那麼這個房間裡就有件物品與獄警所說的話產生矛盾了……

-繼續調查-

◆調查屍體
└◆點擊粉色橡膠手套

◆將光標移到手套上,點推理

◆指證證物【トビラのセンサー】

···············搜查終了···············

這就奇怪了,既然沒有犯人來到工作室,為什麼工作用的手套會在屍體的旁邊呢?獄警說,應該只有犯人和獄警才能進入這裡的,但是信樂律師卻提出了異議。原來,這所監獄在幾年前引進了動物療法,為犯人們搭配了寵物。而剛才的工作室,就是訓練寵物們的地方。另外,監獄的傳感器並不只針對犯人的手鐲,當傳感器感應到動物們身上的微型芯片時,門就會自動打開。也就是說,動物們是可以進入那間房間的。

◆證物資料【トビラのセンサー】被更新

在關於動物的說明完了以後,他們遇到了帶著鈴鐺的狗狗(啊!好像是開頭動畫的那隻哎~),那隻狗狗好像只對御劍有格外的敵意。然後,御劍他們開始了對犯人們的詢問。但是那個叫折中的犯人,卻好像不太想對我們說話呢……好吧~只有那一招了!(話說那個小白熊好可愛……)

-邏輯象棋-
◆選擇【今日は何をしていたの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今日はおとなしくしていたのでは?】

◆選擇【事件発生時に何をしていた?】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なぜ検事だと知っている?】

◆選擇【事件前後の刑務所の様子は?】

◆選擇【問いに答えてもらおうか!】

◆選擇【エクササイズしていたのだろう?】

◆選擇【「また」とはどういうことだ?】

-邏輯象棋 成功-

~事件について~
◆對第四句「あれは、痛みに耐えながら…」指證證物【死體の所見メモ】
◆選擇【モンダイがある】

啊啊~我們的大美女出來啦~~!但是她卻是來和我們作對的……針對總統刺殺案和內藤被殺案、特別是御劍在總統刺殺案中漠視治外法權的行為,檢察官審查會決定要撤銷御劍在這起案件中的搜查資格,讓一柳代替御劍來擔任這個案件的檢察官。而且那個死小孩說啥米!「我是來為你擦屁股的」?啊呸!哼哼,不氣不氣,這種角色最後肯定會敗在御劍手下的!當然了,御劍怎麼可能接受這樣的事呢!肯定會有對策的。

◆追加人物資料【水鏡 秤】、【一柳 弓彥】
待續

第二話 獄中の逆転・中編

美雲被水鏡法官和一柳檢察官的話氣的哇哇大叫,相比之下御劍則冷靜得多。雖然那兩個人的話的確很讓人氣憤,但御劍在意的是檢察官審查會的態度,審查會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才做出這樣的決定呢?

雖然御劍也不想放棄案件的搜查,但是他的搜查權已經被剝奪了,現在也毫無辦法。這時他接到了糸鋸警官的電話,說是竟然已經抓到內藤被殺案的嫌疑犯了!雖然沒有搜查權,但是和嫌疑犯見個面還是可以的。沒有猶豫的,御劍和美雲急忙趕去拘留所。

終於見到了嫌疑犯,雖然他好像很怕檢察官,但是多虧了美雲,總算是能和他正常的對話了。

◆追加人物資料【猿代 草太】
◆對草太進行詢問,把能問的問完

◆向草太出示證物【チェスボード】,證物資料【チェスボード】被更新

◆繼續對草太進行詢問

雖說決定了要幫助草太,但是沒有搜查權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就在這時,我們遇到了一個貌似可以幫忙的人——信樂律師。大家都知道,信樂律師討厭狩魔派的人,也就不可能幫忙。但是現在的御劍和以前的那個老是和成步堂作對的御劍已經不同了,而信樂也在言談中發現了這種改變。在這之後,信樂重新做了自我介紹,拿出的名片上寫的竟然是「御劍法律事務所」!原來他曾是故去的御劍的父親御劍信律師的助手,而信樂對御劍的敵意、來自於過去御劍所執著於的那個狩魔信條:「所有的嫌犯都是有罪的」。即使是現在信樂也沒有完全信賴御劍,但是最起碼,御劍拿到了那個臨時助手的身份,可以繼續進行調查了~!

再次來到監獄,信樂大叔就因為自己的輕佻而被強吻了我噗~好啦~快來進行調查吧。
◆追加人物資料【美和 マリー】
◆與最右邊獨房的犯人對話,他會告訴你,案件的第一發現者應該是在裡面的工作室裡工作中
◆調查右側的那件工作室的門,會傳喚出犯人,追加人物資料【山野 星雄】

雖然找到了第一發現者,但山野本人卻否定了這個說法,而且明顯有所隱瞞……好吧,來撬開他的嘴吧!

-邏輯象棋-
◆選擇【アナタは事件の関係者か?】

◆選擇【良識のある人間が囚人に?】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まだ第一発見者とは言ってないが?】

◆選擇【事件當日は何を?】

◆選擇【あなた自身の行動は?】

◆選擇【悲鳴を聞いたのだな?】

◆選擇【事件當日は何を?】

◆選擇【刑務所の様子は?】

◆選擇【悲鳴を聞いたと言ったではない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悲鳴でおびえるのだろう?】

◆選擇【いつ聞こえたの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動物ショーを見ていないな?】

◆選擇【誰の悲鳴だったのか?】

◆選擇【動物ショーは見ていないはず!】

◆選擇【被害者の悲鳴ではなかったのか?】

◆選擇【キサマが第一発見者だからだ!】

-邏輯象棋 成功-

終於成功突破了山野的防守……他終於承認了自己是第一發現者,來聽聽他的證言吧。

~死體発見時のこと~
◆得到證物【刑務所の點呼】
◆對第三句「のぞいたのは、トビラについている…」指證證物【トビラのセンサー】

~死體発見時のこと2~
◆對第三句「そうして、となりの部屋…」進行威懾

◆選擇【モンダイがある】,得到證物【黒い犬】,追加新證言「しかも、黒い犬が首に…」
◆對新證言「しかも、黒い犬が首に…」進行威懾,會再次追加新證言「すでに絶命した後だったのでしょう…」和「雪の印が入った指輪が…」
◆對新證言「雪の印が入った指輪が…」指證證物【死體の所見メモ】
◆點擊【作業部屋A】
◆指證證物【ゴム手袋】
◆得到證物【山野 星雄の《腕輪》】,證物資料【ゴム手袋】、【見取り図】被更新

原來這個叫山野的犯人的手鐲已經壞掉了,傳感器對他沒有用了。他曾想去看看屍體上有什麼可以偷的東西,但是由於去看動物表演的人都回來了,所以他才趕快慘叫了一聲來進行掩飾。他說,動物表演的時候還有一個人呆在這牢房裡,那就是關在特別獨房裡的人,但是因為惜命他什麼都不肯多說。看他那麼恐懼的樣子,我們還是自己去看看吧。

◆進入監獄最右方的門,來到特別獨房
◆追加人物資料【鳳院坊 了賢】
◆對了賢進行詢問,得到證物【猟犬乃コマ】

在和了賢的對話中,我們得知了一個驚人的事實:內藤被扣上的罪名竟然是「暗殺總統未遂」!但這並不是內藤所犯下的罪,內藤所殺的人是他的上司外城才對。這下,檢察官審查會的目的終於可見端倪了,看來他們是為了捏造事實才決定剝奪知曉真相的御劍的搜查權的。

◆得到證物【刑務所內の搜査】

了賢並不肯對我們多吐露什麼,而我們手中的證據也無法撬開他的嘴。沒辦法,繼續去找證據吧。御劍決定先去解決另一個疑問:為什麼本應在拘留所裡呆著的內藤會跑到監獄中來的呢?他是怎麼穿過那道厚重的大門的呢?御劍決定去內藤的收容房裡去看看。路上卻遇到了美和所長原來她也在對這次的事件對犯人們進行詢問。

◆證物資料【見取り図】被更新

···············搜查開始···············

-調查-

◆調查屋內的床
├◆調查床上的報紙,得到情報【破り取られた新聞紙】
└◆調查地面上沒有沾灰塵的地方,得到情報【ふかれた床】

◆調查屋內的桌子
└◆調查桌上的紙,點擊推理,然後指證證物【猟犬のコマ】,得到證物【內藤のメモ】

◆調查牆上最左邊的部分,可以看到一個映著攝像頭的鏡子,然後御劍會叫獄警去調查一下監視錄像

-邏輯-

◆將情報【破り取られた新聞紙】和【ふかれた床】整合起來,得到證物【ふかれた床】

···············搜查終了···············

過了一會,獄警將錄像帶拿了過來。還真是拍到了不得了的東西啊……竟然拍到了內藤被狗狗襲擊的畫面!

◆指證留置所的【監房】,得到證物【監視カメラの映像】
◆指證證物【ふかれた床】,證物資料【ふかれた床】被更新

現在雖然找到了監房就是案發現場的證據,但是屍體又是怎麼越過大門到監獄那邊去的呢?御劍決定去問問拘留所裡的看守,看看他們知道些什麼。沒想到,竟然在走廊上遇到熟人了……狼士龍警官竟然在這裡!但是他沒有像以前一樣,帶著一堆小弟走來走去,按他自己的說法,他現在已經沒有部下了,是真真正正的一匹狼了。但是狼警官不肯告訴我們究竟出了什麼事,自己走掉了。

◆追加人物資料【狼 士龍】
◆和左邊的守衛說話,得到證物【盜まれた看守の服】
◆再去和右邊的守衛說話,會引發劇情

剛才被了賢的黑狗狗嚇跑的信樂律師終於找了過來,並且帶來了新的情報:前兩天草太來探監之後,警衛將內藤帶回了監房。當警衛將內藤的手銬取下之後,內藤突然將警衛打暈了,而且監房的鑰匙也不翼而飛。但是最奇怪的是,若是內藤為了逃獄而拿走了鑰匙,那為什麼他直到死都呆在監獄裡呢?但若不是內藤拿走的鑰匙,那麼鑰匙到底去哪兒了呢?那個被打的警衛知道現在好像也還躺在醫院裡,關於鑰匙的事還是個謎。

◆得到證物【內藤の監房のカギ】

啊,又看到討厭的人了,水鏡法官和一柳檢察官又找了過來。雖說水鏡法官一隻在阻止,但是一柳那個笨蛋完全不聽水鏡的話,只想著要打倒御劍。正好,讓我們從那個笨蛋口中套點情報吧。

~逮捕した理由~

◆對第二句「答えはカンタン…」進行威懾,證言被更新為「被害者の持っていたチェスボード…」
◆對更新後的證言「被害者の持っていたチェスボード…」指證證物【チェスボード】

~凶器のゆくえ~

◆點擊象棋盒子的開口處,可以打開盒子

◆調查盒子上蓋的綠色部分,證物資料【チェスボード】被更新,得到證物【セキュリティゲート】
◆對第四句「そう。あのチェスボードの中に…」進行威懾

◆選擇【モンダイがある】

◆指證證物【刑務所內の搜査】

◆指證證物【セキュリティゲート】
◆指證證物【監視カメラの映像】

御劍再次被水鏡打擊到了,到底為什麼水鏡老是和御劍作對啊……而且不是水鏡給御劍帶來了打擊,草太竟然也沒有對御劍他們說實話,隱瞞了自己的職業,這才讓御劍被水鏡將了一軍。但是,御劍並沒有打算放棄這次的案件,繼續調查吧。
待續

第二話 獄中の逆転・後編1

御劍一行人再次來到了面談室,質問草太的隱瞞。草太終於說出了自己的真實職業,他是一個訓猴師,其實也就是個耍猴的。但是在御劍看來,與其說他是耍猴的,不如說是被猴耍的?阿噗~

◆對草太進行詢問
根據草太的證詞,原來他在案件的前一天晚上,曾在監獄的中庭準備動物Show的舞台,在準備完畢之後,他因為擔心內藤而偷偷的去監房探望了他。恐怕這就是草太被懷疑的原因吧……看來還得去向草太的上司問問話啊,草太說他的上司應該就在中庭,好啦,去找他吧。

◆證物資料【見取り図】被更新,追加人物資料【ミリカ】
◆和ミリカ說話,問完所有條目
◆和場景右下方的犯人說話,問完所有條目,然後向他指證證物【ゴム手袋】,證物資料【ゴム手袋】被更新
◆調查左邊的鐵門,會引發劇情
◆和美和所長說話,她竟然是來給鱷魚喂食的……但是她告訴了我們一條重要的消息,沒有看動物Show的犯人,除了山野和了賢以外,還有第三個人的存在!看來,我們得把他找出來才行。

從中庭回到監獄後,我們遇到了糸鋸警官。他給我們帶來了內藤的監房的調查結果,房間的地面上果然有血液反應,但是具體是誰的血還真在調查中。

◆情報資料【ふかれた床】被更新
◆選擇【ミサイル】

御劍向糸鋸借了小狗狗,想讓小狗狗在找出屍體搬運的路線,沒想到狗狗追蹤者屍體身上的甜味,把我們帶到了了賢的特別獨房。這裡會有什麼呢?來調查一下吧。

◆把圖中能點的東西都點個遍,這狗狗華麗麗的帶錯路了……
◆這次狗狗又把我們帶到了折中的獨房,調查牆根立著的那個拳擊袋的最下部,會發現一個洞,而那個洞竟然就通到內藤的監房。證物資料【死體の所見メモ】被更新,得到證物【抜け穴の足跡】

沒想到,折中的房間竟然和內藤的房間相連,而且秘密洞穴中還發現了狗狗的腳印……御劍立刻讓獄警去尋找折中,但是無論是在拘留所還是監獄,都沒能找到他。在這時,內藤房間內的血跡的鑑定結果出來了,那的確是內藤的血跡。

◆證物資料【ふかれた床】被更新

找到了內藤的血跡,找到了秘密通道,找到了狗的足跡,還有錄像帶在手,看來可以去向了賢問個清楚了。但是那個惹人嫌二人組又來礙事,而且還說找到了草太是犯人的證據。

~刑務所への移動~
◆對第四句「この時、うばったカギで內藤さまは…」進行威懾

◆選擇【追究する】

◆指證證物【內藤の監房のカギ】
◆指證證物【ふかれた床】
◆指證證物【抜け穴の足跡】

水鏡再次隱瞞了證據「解剖記錄」,並在最後關頭才利用這一點向御劍指證,御劍當然被駁的無話可說。但是,被駁倒只是一時的,在信樂的提示下,御劍找到了另外的證據。

◆得到證物【解剖記錄】
◆選擇【犬が人に飛びかかった】
◆選擇【特別獨房】
◆指證證物【黒い犬】,得到證物【凶器の小型ノミ】

雖然已經發現了凶器,但是了賢並不肯認罪,來聽聽他的辯解吧。

~了賢の弁明~
◆對第二句「セッソウは、內藤ナニガシなんぞ…」指證證物【內藤のメモ】,證物資料【內藤のメモ】被更新,得到證物【了賢の鈴】

本以為這個監獄中只有了賢會使用鑿子,所以犯人肯定是他,但是沒想到,在凶器小鑿子上找到的指紋竟然是內藤的!這是怎麼回事,御劍有些慌了。不過在信樂和美雲的支持下,御劍重新開始思考關於凶器的其他可能性。

◆指證證物【チェスボード】,證物資料【チェスボード】被更新

這之後,糸鋸拿出了影像的分析裝置,來好好看看錄像帶,來尋找新的證據吧。

◆624左右,放大畫面左上部分,調查鏡子

◆指證證物【盜まれた看守の服】
◆621左右,放大畫面右上部分,調查黑色動物

◆選擇【クマ】,證物資料【抜け穴の足跡】被更新
◆選擇人物【折中 秀治】
◆指證證物【ゴム手袋】
◆指證錄影帶的時間,證物資料【監視カメラ映像】被更新

看來,被拍到的那個人的確是正在逃獄中的折中沒錯了,而且他現在也正偽裝在獄警裡面,是小熊幫助我們找到了他。現在必須向他問問話了,看看他是否知道些什麼。

~死體発見時のこと~

◆對第三句「死體が見つかったあの日…」進行威懾,會追加新證言「穴を出て、著替えさえすりゃ…」
◆對新證言「穴を出て、著替えさえすりゃ…」指證證物【內藤の監房のカギ】

◆指證證物【ふかれた床】,證物資料【內藤の監房のカギ】被更新

折中終於承認鑰匙是他搶走的,這樣一來,水鏡和一柳的推理就從根本處被推翻了。但是折中說那條密道他只是挖了一半,有一半是原來就有的。原有的那一條密道是從他的房間通向中庭的水井的,而且水井那裡總是瀰漫這一種甜甜的糕點的香味。說起糕點的甜香味,御劍想起了一件事……

◆指證證物【死體の所見メモ】

對,御劍想起的,正是屍體身上的香甜味。御劍認為,使用過密道的人肯定不止一人,而折中則是搬運屍體的共犯。但水鏡又提出了異議,說草太其實是將內藤帶去了中庭,然後殺害了他,把他推入了井中,然後屍體才被黑狗狗拖走的。這也是一種可能性,如果這一點推理成立,那麼就對草太大大的不利。為了尋找證據,御劍決定再次搜查中庭。但是美和所長制止了御劍,要求御劍明天再搜查。沒辦法,剩下的,只能明天再繼續了。
待續

第二話 獄中の逆転・後編2

今天,御劍他們終於來到了中庭。看來,根據今天搜查的結果,案件的思路大概也就能水落石出了。

◆丟掉了一些無用的證物

美雲在看過井上的封蓋後,發現鎖早就已經壞掉了。於是大家想向糸鋸警官借狗狗,看看是否能查出什麼來。並且,御劍讓糸鋸把ミリカ也帶來,希望聽取她的證詞。

若要查看現場的模擬情況,最好用的莫過於美雲的寶貝了~就是第一部中的盜樂寶~!借助盜樂寶,來進行搜查吧!

···············搜查開始···············

-調查-
◆調查水井
├◆調查繩子右邊的物體,得到情報【15Kgの重り】
└◆調查繩子左邊的滑輪,得到情報【井戸の周りの道具】

◆調查舞台左邊的大象,得到情報【象のアジゾウ】
很快,糸鋸就把狗狗和ミリカ帶來了,但是狗狗因為懼怕水池裡的鱷魚而不肯往前走。只能借助ミリカ的證言,來還原表演時的中庭了。這時的我們可以從演出中的中庭和演出後的中庭兩個時間段中進行切換,只要按下畫面的盜樂寶就行了。

◆調查表演中的舞台,得到情報【草太の見せ場】
◆調查表演中場景的、舞台左邊的大筐子,得到情報【なくなったリンゴ】

-邏輯-
◆將情報【象のアジゾウ】和【なくなったリンゴ】整合起來,得到新情報【リンゴのカゴ】
◆將情報【井戸の周りの道具】和【草太の見せ場】整合起來,得到證物【草太の仕掛け】,得到新情報【引っぱられる強さ】
◆將情報【15Kgの重り】和【引っぱられる強さ】整合起來

◆選擇【重さ】,得到新情報【重りが足りない】

這樣看來,水井周圍的道具就是草太為了表演所用的了。但是應有的重物重量卻不夠,剩下的重物去哪兒了呢?這個時侯,或許糸鋸警官就派上用場了。

◆和糸鋸說話,得到情報【金屬探知機】
◆將情報【重りが足りない】和【金屬探知機】整合起來,就可以使用金屬探測器了
◆調查下圖這裡,能夠找到失蹤的重物

但是,金屬探測器竟然對鱷魚也起了反應,難道是鱷魚吃了什麼嗎?先把這一點放在一邊,先來再看看表演時用的機關吧。

-繼續調查-
◆調查水井
└◆調查繩子,然後點擊推理

◆指證證物【草太の仕掛け】

◆指證證物【ロープ】

◆指證證物【死體の所見メモ】

◆指證證物【血のついたシート】,得到新情報【死體と重りのすり替え】,證物資料【草太の仕掛け】被更新

-邏輯-
◆將情報【死體と重りのすり替え】和【リンゴのカゴ】整合起來
◆選擇證物【監視カメラ映像】,得到證物【プレイカー】

···············搜查終了···············

~水鏡裁判官の推理~

◆證物資料【解剖記錄】被更新
◆對第四句「ショーの最中に死體を落とせたのは…」指證證物【草太の仕掛け】

~猿代 草太を疑う理由~
◆對第三句「そのチャンスがあったのは…」指證證物【監視カメラ映像】

◆指證證物【プレイカー】

◆指證人物【美和 マリー】

◆指證證物【死體の所見メモ】

~殺人を犯せない理由~
◆對最後一句「調べてもいいわよ…」進行威懾

◆將光標移到所長室和中庭之間的地方,然後進行指證

◆選擇【共犯者の存在】

◆指證證物【山野 星雄の《腕輪》】
◆選擇【追及する】

~あたくしのハナシ~

◆對第四句「ともかく、アイツが被害者を…」進行威懾,會追加新證詞「チェスボードに入ったノミを…」
◆對新證詞「チェスボードに入ったノミを…」進行威懾,指證證物【チェスボード】

~あたくしのハナシ2~

◆對最後一句「お話をしたあとは…」進行威懾,追加新證言「あたくしが憎んでいたのは…」
◆對新證言「あたくしが憎んでいたのは…」指證證物【內藤のメモ】
◆選擇【了賢を追い出すための偽裝】
◆指證證物【了賢の鈴】
◆選擇【異論をとなえる】
◆點擊中庭
◆按Y鍵來到場景左半部分,然後點擊鱷魚

案件到此終於算是有個結果了,看來美和是害怕內藤是了賢在獄外的部下,所以才想要殺了他。但是還沒有全完。到底內藤是不是了賢的手下之一,這一點還沒能驗證。

草太終於被放了出來,但是他開始懷疑自己和內藤的友情。來,拿出點能證明他們友情的東西來給他看看吧!

◆指證證物【チェスボード】

草太終於相信了兩人的友情,並且決定連著內藤的份一起,做一個優秀的猛獸使,然後華麗麗的慘叫著被ミリカ拉走和老虎訓練去了……最後,信樂律師在臨走前問御劍,要不要轉行做律師呢?做一個和御劍信一樣的律師。御劍雖然拒絕了,但是他心中又想起了自己小時候的夢想,那就是像他父親一樣,成為一名優秀的辯護律師。或許信樂的話,在御劍心中留下了波瀾吧。
第二話 完

第三話 受け継がれし逆転・前編

這一天,信樂將御劍帶到了十二星座美術館,然後和他說起了御劍的父親——御劍信在18年前所擔當的一個案件的事。那時的信樂還不是律師,而那個案件就是御劍信和狩魔豪進行法庭對決的IS-7案件。

時間回到18年前……我們以信的角色進行遊戲,為了和御劍憐侍區別開,用「信」來稱呼他的父親。
◆人物資料自動存在【信楽 盾之】

信帶著助手信樂來到了拘留所,來見他們的委託人。這次的殺人案件發生了聖誕節前夜,而他們的委託人——也就是嫌疑人,則是開頭動畫中那個電視節目裡的男人。

◆人物資料追加【天海 一誠】

在信樂幸福的星星眼之中,我們終於可以對天海進行詢問了。

◆對天海進行詢問,問完所有條目

原來是在星座廣場舉辦的糕點比賽上,在天海所做的糕點中發現了人的屍體,死者叫做冰堂伊作,也同樣是一位糕點師。信在對天海的證言進行確認之後,決定先去案發現場看一看。

◆追加人物資料【氷堂 伊作】

在現場遇到了天海的助手司,信樂又和司唱了一遍電視裡的台詞,信甚至想要把歌詞教給他兒子了……然後我們得知,原來司就是第一發現者。好啦,去現場看看吧。

◆追加人物資料【緒屋敷 司】

在案發現場,我們遇到了馬堂警官,這位並不信任律師的警官,剛開始並不想讓我們檢查現場。但在信的要求下,馬堂同意、在他的跟隨下允許信進行搜查。

◆追加人物資料【馬堂 一徹】

···············搜查開始···············

-調查-

◆調查屋子中間的船
├◆調查寶箱裡的人的形狀,得到情報【何かが壊れる音】,得到證物【刻印】
└◆按Y鍵到場景右方,調查牌子後方破碎的物體,得到情報【壊れたスタンド】

◆馬堂警官給信看了死者的照片,得到情報【毆り殺された】,得到證物【現場の所見メモ】
◆調查右邊的廚房,得到證物【天海のティーポット】
◆和房間右上角的人說話,詢問所有條目,得到證物【コンテストのルール】,然後會引發劇情

◆調查畫像,然後指證相框左下角缺的葉子,得到情報【荒らされたお菓子】
◆調查畫像上的指印,得到證物【額縁の指のアト】

-邏輯-
◆將情報【何かが壊れる音】和【壊れたスタンド】整合起來,得到新情報【なぜ壊れたのか?】
◆將情報【なぜ壊れたのか?】和【荒らされたお菓子】整合起來
◆調查屋子中間的船
└◆光標點到人像頭部上面一點,點擊推理,證物資料【現場の所見メモ】被更新

···············搜查終了···············

◆人物資料追加【風見 豊】、【デリシー・スコーン】
◆證物資料【現場の所見メモ】被更新,得到證物【屋敷のカギ】

天海房間裡所有的作品全都被破壞了,而且現場也有一個很大的矛盾——原本該有的血跡沒有了。據鑑識人員說這並不是他們做的,鑑識人員除了收走屍體以外別的什麼都沒有動,那麼染上血跡的那一塊巧克力又去哪兒了呢?

馬堂警官說,這個比賽會場的門的鑰匙,就在天海手中,天海可以進入任何人的屋子,當然也可以反鎖自己的屋門。這也正是馬堂警官懷疑天海的理由。讓我們來聽聽馬堂警官具體怎麼說吧。

~天海 一誠を疑う理由~
◆對第三句「死體を見えるように…」指證證物【現場の所見メモ】

在房間內的糕點上,不只發現了天海的指紋,還發現了另一名女性參賽者的指紋。看來需要向這名女性問話,而馬堂警官也同意了信的跟隨。不過這時一名鑑識人員出來阻攔,說是檢察官不讓其他人亂動這間房間,但馬堂以「我和那傢伙所想的東西不一樣」為由,漠視了鑑識人員的話。這時,我們才知道,原來這起案件的檢察官是狩魔豪,檢查局的奇蹟,有25年不敗記錄的男人。
待續

第三話 受け継がれし逆転・前編2

信一行人來到了另一位女性糕點師デリシー的房間,一進門就被女糕點師叫成了小男孩。デリシー所做的糕點師夢幻的城堡,而在這裡,信遇到了狩魔豪。狩魔那傲慢的態度讓人感到很不爽,不過他最起碼允許了信的搜查,也算是一大幸事了……

◆人物資料【デリシー・スコーン】被更新,追加人物資料【狩魔 豪】

···············搜查開始···············

-調查-
◆調查城堡
├◆調查門裡的東西,得到情報【くずれやすいお菓子】
├◆調查門裡黃色的物體,得到情報【岩の台座】
└◆調查城堡的柱子口,得到情報【6角型のくぼみ】

◆調查房間左上角的溫控開關,得到情報【室溫が高い】

-邏輯-
◆將情報【6角型のくぼみ】和【岩の台座】整合起來
◆將情報【くずれやすいお菓子】和【室溫が高い】整合起來,得到新情報【ニセモノのお菓子】

-調查-
◆再次調查城堡
├◆調查左邊門柱上的石頭,得到情報【血痕のついた岩塩ランプ】
└◆將光標移到任何一個門柱的石頭上,點擊推理,然後指證證物【コンテストのルール】,得到情報【デリシーのルール違反】

-邏輯-
◆將情報【毆り殺された】和【血痕のついた岩塩ランプ】整合起來,得到證物【凶器の岩塩ランプ】
◆將情報【デリシーのルール違反】和【ニセモノのお菓子】整合起來,得到證物【ニセモノのお菓子】
◆去和デリシー對話,問完所有條目,得到情報【お菓子の研究】、【知識が足りない】
◆將情報【お菓子の研究】和【知識が足りない】整合起來
◆調查城堡後面的牆上的小人,得到證物【光る布】

···············搜查終了···············

通過從這個房間的調查,我們終於找到了弄亂天海房間的人,那正是這個房間的主人——デリシー。雖然她說她去天海的房間是為了去研究糕點的做法,並且同樣是因為這個原因而把每一種糕點都偷吃了一點。但是這位聲稱到處進行糕點研究的人,卻連生奶油的保存室溫該是多少都不知道,這實在是很可疑。而且在デリシー的房間裡,還找到了粘血的凶器!這位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女糕點師,到底做了什麼呢?

另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狩魔檢察官應該也看到那粘血的凶器了的,但是為什麼狩魔檢察官什麼都沒有說呢?而馬堂警官好像也有話想要問狩魔,於是一行人來到噴泉廣場。見到狩魔後,他自信滿滿的說,只要有他在,就不會再出現其他的嫌疑人。讓我們來看看他是怎麼解釋凶器在デリシー房間的原因吧。

~凶器について~
◆對最後一句「だから現場には犯人を特定する…」指證證物【現場の所見メモ】
◆指證證物【額縁の指のアト】
◆指證證物【ニセモノのお菓子】

原來在狩魔的調查中,有些事情狩魔並沒有發現:那就是除了台柱上的石頭和發光的布以外,其實デリシー的整個城堡都是假的。事情到了這個地步,デリシー只能說實話了,原來她並不是糕點師,而是藥劑師。她因為喜歡天海做的糕點而混進了比賽,想要趁機偷吃糕點,但是沒想到她竟然強運的打進了決賽,這才沒辦法想要用假的糕點來矇混過關。聽了デリシー這樣的解釋,就算是狩魔檢察官也是徹底沒話說了。而且更讓人沒話說的是,她竟然趁著冰堂的房間裡沒人,也跑進去偷吃了……看來她去偷吃的時候,冰堂應該已經被殺了吧。

這下,案件變得亂七八糟的了,於是狩魔想要去被害人的房間進行搜查,而信也提出了跟隨搜查的請求。雖說狩魔不允許信進行搜查,但是信還是跟去了。但是冰堂房間裡的情況讓兩人大吃一驚:房間裡所有的糕點都不見了蹤跡!這是真正的犯人所做的嗎?被隱藏的屍體……被移動的凶器……看來想要觸及真實,還需要做更多的調查。
待續

第三話 受け継がれし逆転・中編

視角返回御劍處,通過信樂律師的講述,御劍很清楚的明白了案件的起因。雖然御劍也對當年的事件進行過調查,但是畢竟沒辦法知道的這麼詳細。後來,根據信樂律師的話,因為被害人房間的糕點全都不見了,使得案件的調查陷入了僵局而難有進展,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直到案件被判決,中間花費了一年的時間。

18年前的案件中,冰堂所做的糕點全都是用冰做成的,所以最終糕點消失的原因被判定為「融化」。但是信樂認為這並不一定就是真實。18年後的的這個十二星座廣場,就是當年天海的豪宅,也就是案發現場。今天,冰堂當年的房間被公開展覽,裡面擺滿了模仿冰堂當年的作品所制成的糕點。而信樂正是想要對當年的案件進行確認才把御劍叫到這裡來的——連著信的份一起,對這個當年無法進行搜查的房間進行確認。

沒想到信樂律師竟然記錯了冰堂房間的位置,這真的是他記錯了麼?通過看宣傳手冊,御劍他們找到了「冬之宮殿」,進去以後果然像冰窖一樣冷。信樂讓御劍去進行調查,而他自己要去準備相機。信樂要將這個房間的照片,供到信的墓上。

◆證物資料【IS-7號事件の資料】、【美術館のパンフレット】自動存在
◆人物資料【信楽 盾之】自動存在
◆調查房間上方兩個雕像中的任意一個,得到證物【冬の宮殿の寫真】
◆調查房間左上角的溫控開關,再調查房間裡左邊和右邊的兩個雕像,然後會聽到噴水廣場那裡的悲鳴

聽到悲鳴後的兩人迅速跑到了噴水廣場,發現地上躺著一個人,另外還發現了……矢張(矢張啊……你就是傳說中的小五郎……)!過了一會,又有兩個人過來查看情況,看模樣貌似是司和デリシー。這時,御劍聞到了異樣的氣味,這裡竟然有有毒氣體!

原來,剛才的男人正是因為吸入了有毒氣體才倒下的,但是貌似撿回了一命。而那個男人,正是IS-7事件的關係人——風見豐。而矢張說他是為了來學習藝術才來到這裡的,而且,因為很罕見的自己什麼都還沒做就有人倒下了而嚇了一跳……然後,司出來招待了大家,她現在就是這個十二星座美術館的館長。而デリシー去醫務室照顧風見了。沒想到,在今天的有毒氣體事件中,竟然又集合起了18年前的關係人們,這只是個偶然麼?

 ◆追加人物資料【天流斎マシス】、【緒屋敷 司】、【デリシー・スコーン】

糸鋸警官和美雲聽說了案件後立刻就趕來了,在確定御劍和信樂沒事以後,由於擔心現場內還有殘餘的有毒氣體,糸鋸就隻身一人進入案發現場——秋之宮殿進行調查了。沒想到,秋之宮殿裡竟然和冬之宮殿裡擺著一模一樣的雕像!而且連溫度都一樣!在糸鋸對宮殿檢查完畢之前,看來御劍他們只能先從那個厄運男矢張入手了。

-邏輯象棋-
◆選擇【何のためにココにきた?】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ふたご座を見にきたのか?】

◆選擇【美術館ではどういった行動を?】

◆選擇【パンフレットを貰い忘れたのか?】

◆選擇【金を払っていないのか?】

◆選擇【緒屋敷さんがいなかったのか?】

◆選擇【冬の宮殿に詳しいようだな?】

◆選擇【冬の宮殿に入ったのか?】

◆選擇【中には入らなかったのか?】

◆選擇【被害者のせいで入れなかったのか?】

◆選擇【冬の宮殿で何を見たのか?】

◆選擇【スケッチはどうしたのだ?】

◆選擇【「怖いモノ」を見たのだな?】

-邏輯象棋 成功-

原來矢張竟然沒交錢就跑進來了……由於沒交錢就沒有小冊子,矢張把秋之宮殿和冬之宮殿搞混了。

◆指證證物【美術館のパンフレット】

看來,矢張在風見倒下以後匆匆忙忙的跑去看的,應該是案發現場的秋之宮殿,而且矢張畫下了他當時所看到景象。不知大家是否記得矢張曾在裁判系列中畫過的一幅畫,那幅畫給人的感覺非常的靈異。而這次畫的畫同那一次一樣,也讓人感覺非常不舒服:畫中的女神,竟然留下了紅色的眼淚。而且據他說,那個雕像原本是雙子座的女神雕像,但是突然間女神的下半身變成了魚尾,雙子座雕像變為了雙魚座!這也太不可置信了……御劍想,按照矢張這個人物的行事風格來看,只是他看錯了也說不定……

◆得到證物【うお座のスケッチ】

但是,不管怎麼說,秋之宮殿的情況的確是很讓人在意。這時正好糸鋸打來了電話,說是秋之宮殿可以進了。好啦,大家一起進去檢查一下吧。

進入秋之宮殿後,糸鋸報告說發現了一個氣體噴燒器,而且還是溫的,或許和案件有什麼關係。而且,還發現了當年IS-7案件中用過的那種發光布!

◆得到證物【使用済みガスバーナー】、【光る布】

在御劍和信樂看來,這個房間非常的可疑。除了被發光布徹底掩蓋的兩個雕像以外,另外兩座雕像——雙魚座和摩羯座雕像恐怕也被布掩蓋了一半。而矢張看到的雙子座變身為雙魚座的瞬間,恐怕就是遮住魚尾的布滑落下來的瞬間。而將摩羯座的魚尾遮起來以後,也就和冬之宮殿的金牛座很相像了。但是,到底為什麼要將秋之宮殿偽裝成冬之宮殿呢?

正當御劍想要對房間開始調查的時候,一柳檢察官和水鏡法官又來了……看來這次的搜查權再次落入他們手中了……根據水鏡的說明,這次的有毒氣體的產生原因是由於兩種藥物混合而產生的反應:一種是繪畫用的藥品,本身無害;另一種是有毒藥品,因為毒性太強一般來說沒有賣的,但是可以用來對付那些「經常在廚房出沒、讓女士們感到恐懼的生物」。

◆追加人物資料【水鏡 秤】、【一柳 弓彥】
◆得到證物【有毒ガスの正體】

因為兩種藥物的其中一種是繪畫用品,所以一柳檢察官華麗麗的開始懷疑矢張了。但是這有些太牽強了吧……甚至連矢張都覺得一柳是個笨蛋了。來看看一柳檢察官會怎麼說吧。

~一番星の推理~
◆對第二句「有毒ガスの原因は絵の具に含まれる…」指證證物【有毒ガスの正體】
◆指證證物【うお座のスケッチ】

◆指證粉紅色的部分

這之後,總算是洗刷了矢張的嫌疑。這時水鏡說,對於藝術家來說,得到另一種藥品是很困難的,但是如果是藥劑師デリシー的話,那就很簡單了,所以將デリシー作為嫌疑人,讓一柳去把她帶來。

根據水鏡說的話來看,難道她一開始就把藥劑師作為懷疑對象了?那她到底在想什麼呢?為什麼要幫那個笨蛋檢察官的忙呢?真是搞不懂。但是現在的御劍他們,只能靜靜等待案件的進一步發展了。
待續

第三話 受け継がれし逆転・中編2

過了一陣子,一柳終於把デリシー帶來了。然後,根據糸鋸的調查,在雙魚座的玻璃展櫃的頂蓋上,找到了那個繪畫用的藥品的成分,看來是凍結在上面的。那麼,從當時的現場來看,到底是誰有犯罪的機會呢?

◆指證人物【風見 豊】

根據至今為止所得的資料,美雲將現場還原回了有毒氣體洩漏之前。而御劍也對風見打開玻璃展櫃的方法有了個大概的想法,那就是玻璃受熱碎裂。

◆指證證物【使用済みガスバーナー】

屋內的室溫只有-3℃。雖然玻璃展櫃沒有外傷碎裂,但是可以利用熱脹冷縮的原理使其裂開。御劍他們在現場發現的那個氣體噴燒器,看來就是用來做這個的。

按照御劍的推理,本來凍結在頂蓋上的繪畫藥品,被加熱後流了下去,與另一種藥品混合了起來,於是就產生了有毒氣體。而打開了頂蓋的風見,也一口氣吸進了許多毒氣,致使其暈倒。

但是風見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呢?假設他一開始就知道玻璃展櫃裡是什麼的話,他又怎麼會不做任何防護措施就來打開蓋子呢?這時信樂律師提出了一個看法:或許風見想找的是冬之宮殿的展櫃,而不是秋之宮殿的。就像信樂剛開始一樣,把兩個宮殿給搞混了。而且,不只是信樂,連デリシー也把兩個宮殿給搞混了。這樣一來,18年前的事件的關係者們,全員都把兩個房間的位置給搞混了。這可真是……令人費解。御劍想,看來有必要對冬之宮殿再次進行調查。

在御劍想要向一柳檢察官提議檢查冬之宮殿時,一柳突然一言驚人……他突然說他明白了,原來被害者是想自殺,是想稍微帥氣一點藝術性的死去……這之後,水鏡提醒一柳還有需要報告給大家的事。一柳這才說,他的部下對藥劑師做了些調查,他還說那個藥劑師就是設置下有毒氣體的犯人。證據就是デリシー的許可證上,使用許可的那裡寫著兩種藥品中的那種有毒藥品。而且,在被害者的口袋裡發現了有毒藥品的瓶子,而瓶子上,清楚的留有デリシー的指紋。一柳說,肯定是デリシー在幫忙將風見搬到醫務室的途中將瓶子塞進風見的口袋裡的。

聽了這話的デリシー有些慌了,她這才說其實那個藥瓶子被偷走了,而且她還出示了藥瓶被偷的盜竊受理證明書。她原來一直是將那個藥瓶子放在包包裡隨身帶著的,但是一個不小心就會忘記鎖包包,可能就被偷走了。而她之所以隨身攜帶毒藥的原因,則是為了收拾那些「經常在廚房出沒、讓女士們感到恐懼的生物」。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デリシー應該不是犯人才對,否則不會用這麼令人懷疑的手法。那麼,有充足的時間對房間進行偽裝、還能偷走藥瓶的人就只有一個了……那個人是……

◆指證人物【緒屋敷 司】

為了查清楚風見到底去冬之宮殿有什麼事,在水鏡的提醒下,一柳讓糸鋸去調查冬之宮殿了,而御劍和水鏡他們則決定去向司問話。他們走到廣場以後,一柳突然不走了,說是讓部下去問就行了。美雲聽了這話以後,就往噴水池走去,說休息一下。但她突然尖叫了起來,原來水池裡竟然浮起一具屍體!當大家慌成一團時,糸鋸又帶來了震撼性的消息:冬之宮殿的冰雕,全部都融化了!

這次的事件,不僅與18年前的關係人們密切相關,而且房間內的冰雕也與18年前一樣全都融化了,信樂和御劍覺得,這絕對不是偶然,IS-7號案件肯定是這次案件的關鍵。為瞭解決這次案件,看來有必要再溫習一下18年前的IS-7號案件的情況。
待續

第三話 受け継がれし逆転・中編3

時光再次回到18年前,我們繼續以信的視角來進行遊戲。在看到冰堂房間裡的冰雕溶化了之後,狩魔就把信他們趕了出來。信樂對此感到很不滿,但是在信的勸說下決定繼續努力。這時,司跑了過來,並送了巧克力給信他們吃。

◆得到證物【チョコレート】

然後,司告訴信,原來她是天海撿回來的孩子。她就是在一個聖誕前夜,在這房子的前面被撿到的。為了報恩,司一直在天海手下努力工作。但是,好不容易又到了聖誕前夜,卻發生了這種事……於是司說,只要能救天海,她什麼都肯做。於是信向她詢問關於被害人的情況,司說她並不瞭解冰堂,但是拍下了冰堂作品的照片。在看照片時,信樂發現雙子座女神手中的豎琴沒有弦,司就說「這可能是冰堂的失誤,雖說很難想像那個人有這種失誤」。司不是不瞭解冰堂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說法呢?信想,恐怕司對他們有所隱瞞。

之後說起了拍照用的照相機,司用的照相機是這棟房子裡唯一的一部拍立得,非常方便,只是無法留下底片讓人感到很遺憾。她說,天海在比賽的審查中都會給糕點照相,但是司想錯了拍立得需要用的膠片的數目(信想:真的是想錯了麼?),導致拍到風見房間時膠片數目就不夠了。司拿走相機換了膠片後,在去往風見的房間的路上,聽到天海房間裡有聲音,過去看時才發現了屍體。之後,那個相機就一直在她手裡了。

◆得到證物【インスタントカメラ】、【氷堂のお菓子部屋】

後來,馬堂警官和デリシー也被狩魔趕了出來。馬堂說,因為司看見風見進入了被害者的房間,所以現在狩魔正在向風見問話。雖然不知道風見進入冰堂的房間到底是有什麼目的,但是馬堂竟然要幫我們的忙了。真是難以置信,馬堂明明對信他們有那麼大的敵意,但是為了知曉真相,互相幫助是必須的。

之後馬堂給我們看了現在冰堂的房間的照片,這時我們才知道,原來那個豎琴的弦是デリシー偷吃的……而且デリシー還說,太鹹了很難吃……

◆得到證物【デリシーの證言】

這時,司又說了:果然冰堂的作品是不會有那種錯誤的。信也終於把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冰堂的作品對司來說肯定是特別的,但是司卻否認了。看來必須拿出點證據來。

◆指證證物【刻印】、【天海のティーポット】

原來,「PH」的印記是雕刻家ポール・ホリック所擁有的,那個雕刻家雖然從不現身,但是在他的作品上總是刻有PH字樣。而從冰堂的屍體身邊也發現了PH的刻章,那恐怕是從冰堂的口袋裡掉落出來的吧。那也就是說……冰堂不只是個糕點師,他的真正身份是……

◆選擇【彫刻家】

怪不得司的態度一直有點怪,原來是察覺到了冰堂的真正身份。司是雕刻家ポール的迷,在發覺冰堂的真實身份後,就從天海那裡弄走了相機,想要去拍照。沒想到途中發現了冰堂的屍體,於是也給冰堂的遺體拍了照,然後又去拍了冰堂的作品。但是這時,信又從證物中發現了矛盾。

◆指證證物【インスタントカメラ】

有矛盾的證物正是那個相機。相機所能容納的膠片數是20張,除去司交給警 察和信的屍體照片和展覽品照片以外,應該還剩下許多膠片才對,但是相機內的膠片只剩下3張了,司到底拍了什麼呢?

原來,司因為很喜歡冰堂所雕刻的作品,所以想在警察來玷污這些作品前,好好的留下照片作紀念,於是就從多個角度對作品照了相。而且,雖然不確定,但是她覺得有可能是自己在照照片時太沉醉其中,所以不小心絆開了電源線,導致屋內的作品全部融化了。聽了司這樣話,信心中還是有所懷疑,因為信所說的話令人感覺太單純了,反而令人覺得不真實,但是信也沒有司說謊的證據。之後,馬堂警官就把冰堂房間現在樣子的照片送給了信。

◆證物資料【氷堂のお菓子部屋】被更新

之後,狩魔和風見終於從房間裡出來了,當然又是對信冷嘲熱諷,並且不允許風見將情報告訴信。這時,司將剛才告訴信的關於讓冰雕融化的事告訴了狩魔,於是狩魔將司當作天海的共犯帶走了,並且讓風見、馬堂和デリシー也跟他一起走。雖然信還有想問司的話,但是也沒有辦法。於是信和信樂兩人決定先回去,明天再去向天海作報告。
待續

第三話 受け継がれし逆転・中編4

第二天,信和信樂來到拘留所的時候,發現司也在這裡,說是因為擔心天海所以來探望的。天海出來時嚇了所有人一大跳,那麼活潑的人竟然一夜白頭了,雖然馬堂警官有幫忙,但好像還是受到了很猛烈的逼問。然後天海說拘留所裡的飯菜都沒有味道,自己糖分不足……

◆出示證物【チョコレート】

給了天海巧克力之後,天海終於能正常的說話了。馬堂警官在去往現場之前,告訴信他們,的確如信所推理的那樣,冰堂的真正身份就是那個活躍在法國的雕刻家。「十二星座的雕像」是其代表作,但是還差冬季的星座沒有完成,而冬季星座的冰雕正是冰堂這次參賽的作品。而且,冰堂是個很貪錢的人,經常因為金錢問題而感到困擾,馬堂警官正在調查冰堂是否有金錢糾紛。而且,對於為何參加這次比賽的目的不明,冰堂也沒有讓他家人知道。

之後,馬堂去了現場,信他們開始向天海報告昨天的情況。

◆與天海對話,問完所有條目

據天海說,冰堂作品上豎琴的弦是他吃的,而且他覺得很好吃。但是デリシー曾經說過,冰堂的糕點很鹹不好吃,但是為什麼天海會覺得好吃呢?天海說,或許自己患有味覺障礙中的鹹味障礙症,看來這也是他覺得拘留所裡的飯菜沒有味道的原因。然後,天海讓司帶著信他們去尋找房子裡治療味覺障礙的特效食譜。據司的說法,那個食譜好像是不能給別人看的,但是天海說不能對律師有所隱瞞,所以司只好答應。看來,天海向信他們隱瞞了什麼東西。最後,天海告訴司說,讓她去尋找自己生活的路,即使沒有他,她也能自己好好生活。司聽了以後哭著跑走了。

信和信樂來到現場之後,馬堂警官告訴我們,除了廣場以外的所有房間都被限制搜查,房子裡也只剩下了警察和司,其他關係者也被限制,無法進行聯繫。這全都是狩魔檢察官做的,目的就是阻攔我們的搜查!但是,信還是不想放棄搜查,在能做到的範圍之內,一定要徹底的進行搜查!

···············搜查開始···············

-調查-
◆和司說話,得到證物【準決勝時のお菓子】、【究極のレシピ】

◆繼續和司說話,問完所有條目

通過和司交談,信他們才知道,原來天海是製藥的「天下第一組(不知道這麼翻譯好不好……)」的唯一後繼人,而那本所謂的食譜上記錄的則是從治病救人的藥到毒藥的各種配方。那配方是天海的父母留給他的,為了不侮辱那本食譜,天海想把它送給能讓自己承認的人,所以才開辦了這次的比賽。

這樣的事當然會遭到「天下第一組」裡的人們的反對,為了不讓外人拿到配方,所以デリシー才被派來參加比賽,以求獲得優勝來保住配方。所以,司一開始就知道デリシー的身份,並且為了保護天海的配方,所以才協助了她,告訴了她天海的喜好,以幫助她獲得優勝。到這裡信他們才明白,原來這才是身為藥劑師的デリシー能留到決賽的原因。但是,不知為何,雕刻家的冰堂也來參加了比賽。不過,信心裡又開始想:那樣龐大美麗的工程,真的是只靠一個人在限定的時間內就能夠雕刻出來的嗎?

◆與噴水池那的鑑識人員說話
◆指證人物【氷堂 伊作】,得到證物【被害者の血液】

鑑識人員告訴信和馬堂,噴水池中發現了巧克力等甜品,還檢測出了血液的成分。這讓信想起了屍體發現的現場中,行蹤不明的那塊粘有血液的巧克力。於是馬堂讓鑑識人員做了血液對比,發現水池中的血液果然是冰堂的。

···············搜查終了···············

信覺得風見的行為有很多疑點,他進入冰堂的房間到底是要做什麼?難道說……是為了幫助冰堂完成那個冰雕?但當信想要與他聯絡獲取情報時,又被狩魔阻止了,說是自己可以代替風見來回答問題。

~風見と氷堂の関係~
◆對第二句「偶然同じ菓子コンテストに…」指證證物【準決勝時のお菓子】

~風見と氷堂の本當の関係~
◆對第三句「決勝戦の前日までは…」指證證物【デリシーの證言】
◆選擇【前日に作った】,得到證物【家族の寫真】

搜查再次被狩魔拒絕,但是信發現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為什麼狩魔會這麼忙呢?案發現場確定了,凶器找到了,嫌犯也逮捕了,為什麼狩魔還會到處搜查呢?難道這和還沒有到手的解剖記錄有什麼關係麼?

◆得到情報【解剖記錄が無い】、【消えた被害者の血痕】、【噴水の血液】

-邏輯-
◆將情報【消えた被害者の血痕】和【噴水の血液】整合起來,得到新情報【死體はどけられた?】
◆將情報【解剖記錄が無い】和【死體はどけられた?】整合起來
◆指證證物【被害者の血液】

沒想到,狩魔竟然連屍體都還沒找到!並且他還隱瞞了這一對自己不利的事實。但是狩魔到最後也沒有承認這一點,還把幫了信的馬堂警官徹底撤出了搜查隊伍。但是馬堂警官仍然願意幫信的忙,於是信為了法庭上的勝利,偷偷讓馬堂準備了什麼。
待續

第三話 受け継がれし逆転・後編

視線再次回到御劍這裡,信樂繼續講述當年的案件:當年,狩魔為了取勝無所不用其極。在法庭上,當信把屍體沒有找到的事實暴露出來以後,狩魔串通警察,將這一事實抹消了,甚至連假的解剖記錄都準備好了。最重要的是,天海在拘留所裡遭到無情的逼問,身心都已崩潰,甚至到了自己都想要認罪的程度——而這一點,正是狩魔從一開始就計劃好的。幸好,信當年讓馬堂提前做下了準備,那正是為了天海被逼作偽證時所需的準備——信與天海的對話錄音。正因這點,狩魔受到了他檢察官歷程上的唯一一次處罰。但是,天海自身對於進一步的審理已經絕望,所以自己還是認罪了,那一天的判決,最終還是以天海有罪而落幕。雖然之後信為了天海的清白曾要求再審,但是在準備再審的過程中去世了——死在了狩魔手中。

御劍手中的關於IS-7號案件的報告,也是被塗改過的。當年天海認罪的原因,也是為了保護司,因為狩魔說:你如果不認罪,就將司作為犯人逮捕。御劍說,他想要搞清楚兩個案件的真相,所以才在這裡。

◆證物資料【IS-7號事件の資料】被更新,得到了一些IS-7案件中的證物
◆指證人物【氷堂 伊作】

沒想到這次發現的屍體就是18年前的冰堂(多虧了你沒腐爛……),這樣18年前狩魔的證詞就被推翻了。令人沒想到的是,水鏡也知道那次案件,難道說,是檢察官審查會為了這次案件才讓她來的?由於御劍並不是和18年前的案件完全沒有關係的人,水鏡最終還是同意了他的協助搜查。

◆得到情報【ミントの香り】

···············搜查開始···············

-調查-
◆調查左邊的那堆茶具
└◆調查月亮形狀的茶壺,得到證物【ティーポット】

◆引發劇情,司來沏茶,得到情報【紅茶の香りがちがう】
◆調查推車上方地上的污漬,得到證物【陶器の破片】
◆調查信樂面前的手推車,得到證物【リフト】
◆和矢張說話,出示證物【陶器の破片】,原來矢張把茶壺打破了,然後又從司那裡偷偷找了個新的換上了

◆問完所有條目,得到情報【ポットを入れ替えた】,得到證物【美女のスケッチ】

-邏輯-
◆將情報【紅茶の香りがちがう】和【ポットを入れ替えた】整合起來,得到新情報【香りのちがうポット】
◆將情報【香りのちがうポット】和【ミントの香り】整合起來

御劍發現被矢張換上來的茶壺中有薄荷的香味,這和繪畫用的那種藥品的香味是一樣的,於是讓一柳幫忙去調查了。但是司否定了御劍對自己的懷疑,說自己並不知道有毒氣體的產生方法。有什麼辦法能打破司的這種說法麼?

-繼續調查-
◆調查噴水池,說水裡含有糖分和藥物的成分

這時,糸鋸打來電話說,對融化的雙子座展櫃裡的水分進行調查,發現了糖分、鹽分和血跡三種成分,且糖分和噴水池裡的糖分是同一種成分。

◆得到證物【ふたご座の成分結果】
◆與デリシー對話,問完所有條目,得到情報【レシピにのっていた】

◆向她出示證物【光る布】,證物資料【光る布】被更新

原來,御劍手中的發光布並不是デリシー送給司那幾塊中的,司那裡有的那四塊全都蓋在雕像上,那麼御劍手中的這一塊應該就是18年前蓋在屍體身上的那一塊了。另外,毒氣的製作方法,那本究極配方上應該會有記載。

◆和信樂說話,問完所有條目,得到情報【緒屋敷の行動】

-邏輯-
◆將情報【緒屋敷の行動】和【レシピにのっていた】整合起來

原來司在天海認罪之後,就被天海的親人從豪宅中趕了出來。之後她為了買回天海的房子和究極配方才去做了演員,而且在買下之後,就從演藝圈引退了。這樣一來,司就可以知道有毒氣體的製作方法了,因為那個方法就記載在究極配方上!

◆調查放著茶具的推車,將光標定位在白布上,點擊推理

◆指證證物【美女のスケッチ】

矢張畫上的服務推車上的桌布是水色的,但是廣場上的那個桌布是白色的。根據矢張的證詞,白色桌布的推車是一直都在廣場上的,而他畫的水色桌布的推車是司從冬之宮殿推出來的,然後推進了夏之宮殿,然後又從夏之宮殿將運貨用推車推了出來。

◆和司說話,問完第一項會追加第二項,再問完第二項,就會得到證物【チョコレート】

···············搜查終了···············

第三話 受け継がれし逆転・後編2

鑑識人員對於茶壺內成分的報告終於出來了,果然在茶壺中檢查出了藥物成分。這下,對於司的懷疑就更重了。但是司還是不肯承認,那麼還是先聽取她的證詞吧。

~12星座美術館について~
◆對第三句「ポール・ホリックさまの…」進行威懾,會追加新證言「冬の宮殿の星座は、寫真をもとに…」
◆對新證言「冬の宮殿の星座は、寫真をもとに…」指證證物【ふたご座の成分結果】

雙子座雕像中的成分與冰堂當年所做的冰雕成分是一樣的,難道司並不是將冰雕融化了,而是偷走了冰雕,並且藏了18年嗎?但是司並不承認這一點,看看她會說什麼吧。

~18年前の行動~
◆對第四句「御剣弁護士さまが來られてからは…」進行威懾

◆選擇【このタイミングで盜んだ】
◆指證手推車的桌布
◆指證證物【リフト】

司終於承認了自己當年的偷盜行為,原來當年她就在信的眼皮子底下,用手推車上放著的冰雕展櫃來偽裝的服務推車,並借此機會偷走了冰雕。然後將冰堂房間內原有的廢棄作品融化,並將真品保存到了現在。而現在冬之宮殿裡的展示品,也就是18年前的真品。但是,事件已經過了公訴時效,所以司自己也很確信,只憑這個自己是無法被起訴的。

◆得到證物【公訴時効の本】

雖然無法起訴司的偷盜罪,但是司偷走的可不只有冰雕而已,還有屍體!
◆指證證物【冬の宮殿の寫真】

◆指證左邊的雕像

◆指證證物【光る布】

原來司竟然就將屍體藏在雙子座雕像的展櫃裡!然後用發光布蓋上,用虹色發光裝置照射,發光布就會發出和冰一樣顏色的光了。這樣也就是說,當信樂在冬之宮殿照相時,屍體就是御劍他們的眼皮子底下!御劍分析說,這之後,司是用和18年前同樣的方法搬運了屍體,但是司還是不肯承認。

◆指證證物【美女のスケッチ】
◆選擇【緒屋敷が持っている】

司終於承認了她的罪行,偷走藥品並將藥品放進風見口袋裡的都是她。她也承認了18年前偷走了冰雕,因為那是天海最愛的雕刻家的作品,如果放任警察來處理,說不定就會化掉了。於是她決定偷走那冰雕,然後等待天海的歸來。但是令她沒想到的是,屍體竟然就藏在冰雕裡,這是她也不知道的。結果,正是因為沒有找到屍體,導致天海最終被判有罪。司在18年後的今天終於買回了房子,這才在房子的冰庫裡發現了冰堂的屍體,她除了讓屍體從噴泉浮出來的辦法以外,想不出別的方法能彌補過錯了。而她將秋冬兩個宮殿進行偽裝,並在展櫃裡放入毒藥的目的又是……?

◆選擇【真犯人を探すこと】

18年前的雕像再次被展出,當年的事件關係人們也都來了。那麼知曉屍體被藏匿地點的真正犯人,肯定會去尋找屍體,以提前掩飾罪行!司正是出於這樣的想法,才會策劃了這次的有毒氣體事件。

◆選哪個都一樣,御劍都會進行告發,選擇【告発する】可以讓御劍少囉嗦兩句……
◆指證人物【風見 豊】

司終於徹底承認了自己所做的事,她為了能儘早的洗刷天海的冤屈,做了無數的準備,只要用陷阱找到犯人,再讓屍體浮出水面,這樣天海應該就會被放出來了。總感覺這故事讓人很心酸呀……
待續

第三話 受け継がれし逆転・後編3

正當御劍想要繼續調查18年前的案件時,水鏡又出來阻攔,來傳達「檢察官審查會的意向」。

~検事審査會の意向~
◆對第四局「罪を著せるため、風見さまを…」進行威懾,會追加新證言「IS-7號事件も、有毒ガス事件も…」和「これ以上の搜査は必要ないと…」
◆對新證言「これ以上の搜査は必要ないと…」指證證物【ふたご座の成分結果】

這之後,風見終於醒來了,但他拒不承認自己是殺人兇手,而水鏡也有意幫助審查會隱瞞案件的真相。但是,御劍手中也的確沒有能正面證明風見罪行的證據。那麼既然沒有證據,就先從情報的整理開始吧。

◆得到情報【殺害の動機】、【協力関係が壊れた?】、【究極のレシピが目的?】、【フィルムの殘數】

-邏輯-
◆將情報【殺害の動機】和【協力関係が壊れた?】整合起來,得到新情報【氷堂殺害のタイミング】
◆將情報【フィルムの殘數】和【究極のレシピが目的?】整合起來,得到新情報【アフタヌーンティー】
◆將情報【アフタヌーンティー】和【氷堂殺害のタイミング】整合起來

風見後來一直強調,自己沒有殺死冰堂的時間,但是通過整理情報,18年前的下午茶會,風見和冰堂都沒有參加!現在必須用邏輯象棋來挖掘一下真相了。

-邏輯象棋-
◆選擇【なぜ氷堂と協力していたの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起きたまえ!】

◆選擇【稱號以外に目的があるのでは?】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レシピにも興味があったのでは?】

◆選擇【菓子作りの參考にするのか?】

◆選擇【ずいぶんレシピに詳しいな?】

◆選擇【レシピの価値を知っているのか?】

◆選擇【レシピの正體を知っているだろう!】

◆選擇【新薬が必要だったのか?】

◆選擇【どんな息子なのだ?】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病気にしては元気だったのだな?】

◆選擇【レシピがないと治らなかったのか?】

◆選擇【天海氏の菓子に興味があるはずだ!】

◆選擇【病名は何なのだろうか?】

◆選擇【死に関わる病気ではないのだろう?】

◆選擇【味覚障害だろうか?】

◆選擇【あなたも病気だったのでは?】

◆選擇【氷堂氏と協力していたではないか!】

-邏輯象棋 成功-

原來,風見也患有味覺障礙,而他參賽的目的則是為了得到究極配方來治療自己的病。而冰堂要得到究極配方的原因當然就是為了錢。當年天海說,風見的作品只有在決勝賽中的糕點,評價很不好,這是為什麼呢?

~決勝戦のお菓子~
◆對第四句「決勝戦で味の評価が低かったのは…」進行威懾

◆選擇【準決勝戦について】,追加證言「準決勝戦では氷堂どのとの協力以外…」
◆對新證言「準決勝戦では氷堂どのとの協力以外…」指證證物【家族の寫真】
◆選擇【お菓子の味見をさせた】

御劍認為,是風見的兒子幫助失去味覺的風見調查糕點的味道的,但是風見卻並不承認,而且風見的兒子現在行蹤不明,也無法問話。正在這一籌莫展之際,糸鋸警官終於拿著展台裡的血液檢驗報告過來了,雙子座展台裡的血液,原來是風見的血液!這血跡是在雙子座展台內被發現的,也就是說,這血跡是和冰堂的屍體在一起的!

當年,冰堂所做的冰雕糕點上,只有豎琴的琴絃很鹹不好吃,那麼那裡的鹽分到底是哪來的呢?

◆指證證物【凶器の石塩ランプ】

原來當初,風見將石鹽塊溶化後混到冰雕的材料裡,做成了豎琴的弦!而風見此時,也終於承認了自己的罪行……據風見說,當年是冰堂打破了兩人的約定,在最後關頭撤消了協作。然後,在風見偷偷的去天海屋裡給配方拍照時,被冰堂發現了。那時,冰堂突然衝上來打了風見,使得風見的頭部撞上了石鹽,這才留下了血跡。而風見正是把這塊石鹽混入了冰堂的作品中。那時,冰堂利用味覺障礙這一點威脅風見,並向他勒索,所以風見才殺了他。

但是,風見並沒有想過要將罪名誣陷給天海,他想誣陷的人是デリシー,因為他無法原諒用假糕點來侮辱糕點的她。這時,司提出了一個疑問:為什麼風見要將冰堂的屍體凍起來呢?

◆選擇【死亡推定時刻をずらすため】

眼前就是犯人,但是為什麼水鏡和風見都說無法制裁他呢?

~風見を逮捕できない理由~
◆對第二句「この國の殺人罪は…」進行威懾

◆選擇【西鳳民國での修行について】,追加新證詞「その後、ワシは西鳳民國で修行して…」
◆對新證詞「その後、ワシは西鳳民國で修行して…」指證證物【公訴時効の本】

由於確切的案件發生時間是18年零四個月以前,所以即使減去風見出國的這三年,也還是超過了時效期限。怎麼辦?還有別的辦法嗎?

◆選擇【異論をとなえる】
◆指證證物【IS-7號事件の資料】

◆選擇【容疑者のデータ】

由於當年天海並不是以犯人的身份被逮捕的,而是以共犯的身份被逮捕,所以我們又多了一年時效的時間。這樣一來,18年前的案件到今天為止還沒有過期,終於能夠逮捕風見了!但是司同時也會被逮捕重審,而信樂主動提出做她的辯護律師。相信信樂已經和年輕時的他不一樣了,一定能夠保護委託人的。

雖然水鏡對御劍仍然惡意滿滿,但是御劍卻決定了絕不後悔。於是,大家一起去看望天海。天海對於司為了自己而犯罪的事非常不讚同,覺得自己從來都沒為她坐過什麼。那麼,就拿出點顯示天海和司之間的羈絆的東西給天海看看吧。

◆指證證物【チョコレート】

或許,過一陣子天海就能被釋放了,他說,這次輪到他來等待司,一遍做著好吃的糕點,一遍等待她。

案件終於解決了,但是有一點:天海其實的確是作為犯人被逮捕的,共犯什麼的那是狩魔為了對御劍隱瞞事實真相而塗改的,或許遲早會暴露,但是最起碼案件得以重審了。而御劍也以這次的案件為鍥機,開始再次思考自己未來的路。

第三話 完

第四話 忘卻の逆転・前編

在糸鋸為了御劍的檢察官和律師身份煩躁時,伊丹大學醫院的護士來找御劍,說是有人想見他。護士帶來了一個喪失記憶的少女,頭上包著繃帶看不太清長相,但她手裡有御劍的名片,於是御劍決定還是先問一下。

◆人物資料【糸鋸 圭介】自動存在,追加人物資料【武藤 瞳子】
◆和少女對話,問完所有條目,得到證物【ヤタガラスのバッジ】、【忍者ナンジャのお面】、【手紙】、【チケットの半券】、【紫の花】
◆追加人物資料【一條 美雲】

失憶了的美雲簡直就是另一個人啊……沒想到她也有這麼淑女的一面……御劍在美雲的物品裡發現了一張用了的BigTower的票,看來美雲昨天去過了BigTower。想知道美雲失憶的原因,就得從她的行動開始追究。於是三人來到了展望台,美雲是否能想起什麼來呢?

◆得到證物【ビッグタワーのパンフレット】

~展望台の記憶~
◆對第三句「……思い出せないんです…」進行威懾,追加新證言「でも……桜の木の下から……」
◆對新證言「でも……桜の木の下から……」進行威懾,追加新證言「でも……そう、屋台の向こう側から…」
◆對新證言「でも……そう、屋台の向こう側から…」指證證物【ビッグタワーのパンフレット】,得到證物【美雲の記憶】

據美雲的回憶,她昨天晚上站在櫻花樹下,然後一個穿著紅色雨衣的人從貨攤的對面向她的方向走來,然後把她推了下去。但是貨攤的對面是沒有地面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而且,如果美雲真的從50層的BigTower摔下去的話,真的還能活著麼?

突然,一個警衛前來報告說,BigTower發現了屍體,屍體的身份是——美雲!
待續

第四話 忘卻の逆転・前編2

警衛將御劍他們帶到了檢察官審查會的審查室,沒想到審查室竟然搬到這兒來了。而瞳子的奶奶伊丹,則是這次案件的驗屍官。

◆證物資料【ビッグタワーのパンフレット】被更新
◆追加人物資料【伊丹 乙女】

失去記憶美雲和成為屍體的美雲,兩個美雲都和BigTower有所關聯,還是開始調查吧!

···············搜查開始···············

-調查-
◆和警衛說話,得到情報【セキュリティ】
◆調查房間上方的女神像
└◆調查血跡

小冥出現啦~果然還是小冥什麼的~鞭子什麼的~最美了~御劍通過小冥的關係從老婆婆那得到了搜查許可,好啦,來調查屍體吧~!

◆追加人物資料【狩魔 冥】

···············搜查開始···············

-調查-
◆調查死者胸前的紫色物體,然後點擊推理

◆指證證物【紫の花】,證物資料【紫の花】被更新
◆調查屍體右手中的藍色物體,得到情報【カードキー】
◆調查屍體大腿旁邊的紙,那是美雲和她父親的「約定筆記」,玩過逆轉的玩家肯定都知道的,警衛正是因為這個筆記的原因,才把屍體的身份定為「美雲」
◆調查右下角的燭台,得到證物【凶器のしょく台】

-邏輯-
◆將情報【セキュリティ】和【カードキー】整合起來,得到證物【カードキー】

···············搜查終了···············

搜查剛剛結束,一柳和水鏡就來了。一柳一上來就華麗麗的挨了小冥的鞭子,而且還不止一次……

◆追加人物資料【一柳 弓彥】、【水鏡 秤】、【籠目 つばさ】
◆得到證物【検死結果】

果然是要逮捕美雲……唉,無能檢事……

~一條 美雲を疑うリユウ~
◆對第第三句「彼女は審議室に侵入して…」指證證物【カードキー】
◆得到證物【カードキーの使用記錄】

御劍用美雲沒有卡鑰而駁回了一柳的推理,但是水鏡又說美雲是和死者一起進入房間的。在這裡,水鏡向我們出示了一封信,竟然是美雲寫給死者的,說:感謝你協助我的計劃,彼此都得到了想要的東西真是幫了大忙,請實現12年前的復仇哦。

◆得到證物【被害者の持っていた手紙】

這又是怎麼回事呢?這簡直就是決定性的證據啊!看看水鏡會給我們怎樣的解釋吧。

~ミクモの手紙~
◆對最後一句「それがこの手紙…」指證證物【検死結果】

如果美雲不是犯人的話,那麼肯定還有另外一個人進入過審查室,那麼那是誰呢?出示證據吧!

◆指證證物【カードキーの使用記錄】,證物【カードキーの使用記錄】被更新

但是沒想到,記錄上所寫的另一個進入了審查室的人竟然就是水鏡!看來他是為了準備審查御劍的審查會才會進入審查室的吧……突然,一個大鬍子出來圓場了,原來這個大鬍子是審查會長,而且也是一柳的父親。想想也知道,一柳的父親和水鏡是一夥的,而且美雲又失憶,無法進行辯白,於是一柳的父親就決定要逮捕美雲。

◆追加人物資料【一柳 萬才】

御劍在阻止無用的情況下,主動放棄了檢察官的徽章,決定要走自己所相信的道路,只為追求真實。但是美雲決定是因為自己的錯才使御劍放棄了徽章,於是哭著跑出了審查室,御劍也就跟著追了出去,但是……拒絕了糸鋸警官的跟隨。

一柳的父親下令說一定要抓住「兇殘犯」,水鏡很乾脆的答應了。但是,怎麼覺得水鏡看向御劍的徽章的眼神,一點都不像是高興,反而像是難過呢?
待續

第四話 忘卻の逆転・中編

御劍一直尋找美雲,一直找回了自己的辦公室,但仍是沒有找到。這時,信樂突然來了。御劍向信樂解釋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於是信樂向御劍建議說,不如從美雲失憶的原因開始找起,這樣的話可能能知道些什麼。於是,兩個人一起來到了BigTower。

◆追加人物資料【信楽 盾之】

···············搜查開始···············

-調查-
◆調查左邊的櫻花樹,得到情報【美雲の立っていた場所】
◆調查櫻花樹旁邊的柵欄,得到情報【柵】
◆和右邊的瞳子兩人說話,說完之後她們會離開
◆往左走,會發現美雲

原來美雲竟然跑到了這種地方來!原來她想找回自己的記憶,因為她覺得,只要找回記憶,說不定御劍的徽章也就不用交出去了。正當兩個男人下決心要保護好美雲時,電視突然響了起來,原來連媒體也都在尋找美雲。

◆調查電視,光標放在亮燈的那一層樓上,點擊推理

◆出示證物【ビッグタワーのパンフレット】,得到情報【51階がある?】
◆和美雲說話,問完所有條目,得到情報【月】

-邏輯-
◆將情報【柵】和【月】整合起來,得到新情報【美雲の落ちた場所】
◆將情報【美雲の立っていた場所】和【美雲の落ちた場所】整合起來

-調查-
◆調查櫻花樹
└◆調查樹旁邊的蓋子,得到情報【ハッチに落ちた?】

-邏輯-
◆將情報【ハッチに落ちた?】和【51階がある?】整合起來

···············搜查終了···············

這下,找到了美雲摔落的真正地點了,原來這棟樓上還有個隱藏的第51層,只有從頂樓的展望台上的入口處才能進入,裡面好像是個倉庫。而美雲很可能就是掉入了這裡,而不是掉出大樓,否則的話,無論美雲的命有多硬,從51層的樓上摔下去,也肯定是沒得活了。

這時,小茜突然跑了過來(逆轉中的常見女角色了~),在質問了一番御劍之後,又提了好多這次事件有關的問題,御劍只好安撫她說,從艙蓋下去以後就會告訴她。

◆追加人物角色【寶月 茜】
待續

第四話 忘卻の逆転・中編2

幾個人一起下到了51層,好不容易找到開關打開燈後,大家發現這裡果然被弄成倉庫了。御劍將自己和美雲的情況向小茜說明之後,小茜也幹勁十足的說要幫忙。好,那就先對這個倉庫進行搜查吧!

◆證物資料【ビッグタワーのパンフレット】被更新

···············搜查開始···············

-調查-
◆調查牆上的那些面具
└◆調查那個空的鉤子,然後點擊推理
└指證證物【忍者ナンジャのお面】

◆調查右下角的展物櫃,得到情報【値札】
├◆調查左上角那個標價24000的地方,然後推理
│└◆指證證物【凶器のしょく台】
└◆調查中間的娃娃,得到證物【ぬいぐるみ】

沒想到這個倉庫根本就是過往事件的證物倉庫!而且每一件證物都明碼標價,看來是要進行售賣的。但是這些東西不是應該都在警察手中麼?為什麼會在這兒?

◆調查房間內的大雕像,會發生劇情

天哪,一個聒噪記者——夏實。

◆追加人物資料【大沢木 ナツミ】
◆調查房間右下角桌子上的錢箱子,得到情報【大金】

-邏輯-
◆將情報【値札】和【大金】整合起來

看來這裡的確是販賣證物的地方,如果有目擊者就好了,那就能證明這一點了。
◆和夏實說話,問完所有條目,得到證物【仮面】、【マスターの特徴】,得到情報【オークションの客の出入り】
└◆向夏實出示證物【検死結果】

根據夏實告訴我們的話,原來這個倉庫是個地下黑拍賣會,商品除了這些證物之外,也有些普通的美術品一類的東西。來這個拍賣會的人,都會先從門口的面具那裡拿一個面具戴上,面具上有聲音轉換器,這樣一來,來客的長相和聲音就都被掩飾了起來,就連拍賣會的Master也進行了偽裝。但是御劍聽了夏實對Master的衣著的描述之後,怎麼都覺得熟悉,於是將死者的照片拿出來給她看,結果,果然死者就是那個拍賣會的Master!

但是夏實好像還知道些別的情報,但是並不願向我們透漏。沒辦法,只能用自己的言語來撬開她的嘴了。

-邏輯象棋-
◆選擇【落ち著いて話し合いを…】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そう。あなたの弟子だろう】

◆選擇【情報を渡したまえ】

◆選擇【私はあなたの弟子と知り合いだが?】

◆選擇【スクープを持っているのだな?】

◆選擇【闇オークションと関係が…?】

◆選擇【潛入中に何か聞いたのか?】

◆選擇【それは何かの事件だろうか?】

◆選擇【不法侵入は問題だ!】

◆選擇【スクープとは殺人事件のことか?】

◆選擇【取材中に物音が聞こえたのだろう?】

◆選擇【遭遇したというのは本當?】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事件の內容を詳しく…】

◆選擇【正確な記事が目標なのにか?】

◆選擇【證明ができるのか?】

◆選擇【まだ隠していることはないか?】

◆選擇【まだ語っていないことがあるはず!】

-邏輯象棋 成功-

原來,夏實在埋伏拍攝黑拍賣會時,正好見到了殺人現場,並且照下了照片。而且,夏實拿出的照片上的人,竟然是個穿著紅色雨衣的人!難道這個人在倉庫襲擊了Master以後,又在展望台襲擊了美雲嗎?但是,夏實卻在哪裡都找不到被害者。而且,這之後的拍賣會也正常的進行了。按照夏實的話說:有錢人的神經,不可理喻……

◆得到證物【ナツミの寫真】、【ナツミの證言書】,得到情報【被害者が消えた】 -邏輯- ◆將情報【オークションの客の出入り】和【被害者が消えた】整合起來,得到新情報【死體を隠した】

想要將屍體瞞過來參加拍賣會的所有人,那就必須找地方把屍體藏起來。現在我們需要借助小茜的力量,用魯米諾試劑來檢測血液反應吧。

-調查-
◆調查上面有鐵鏈的木箱,在箱子內部有血跡,得到情報【衣裝箱の血痕】
◆調查房間右上角的電梯,在電梯邊上發現血跡,得到證物【隠しリフトの血痕】

-邏輯-
◆將情報【死體を隠した?】和【衣裝箱の血痕】整合起來,得到證物【衣裝箱】

···············搜查終了···············

然後,一行人坐著屋裡的電梯來到了審查室,而且竟然一上來就差點被一柳逮捕……幸虧小冥的鞭子救了大家……但是小冥又開始逼問了,並且說出了自己的推理。

~メイの推理~
◆對最後一句「證拠は審議室で見つかった血痕…」指證證物【隠しリフトの血痕】

御劍推理說,殺人現場應該是倉庫,但小冥以審查室的血量明顯多於倉庫而駁回了。但是御劍認為,血量的確有差距,但是仔細考慮產生這差距的原因的話,應該是……

◆選擇【審議室で凶器が抜かれた】,得到證物【審議室の血痕】

看來,兇手是在倉庫殺了人之後,將屍體運到審查室,然後才拔掉凶器,這才導致了兩個房間內的血量差。而其目的恐怕就是為了掩蓋拍賣會的存在。而小冥來到這裡的原因正是為了追蹤黑暗拍賣會,並且逮捕Master。但是現在出現了一個讓小冥不得不驚慌的問題,那就是,這次的死者不就是Master嗎?!

~メイの推理2~
◆對第四句「犯人は商品の受け渡した場所…」進行威懾,會追加新證言「犯行が起きたのは…」
◆對新證言「犯行が起きたのは…」指證證物【ナツミの證言書】

從夏實的證言來看,死去的這一位不可能是Master,否則拍賣會就不可能繼續下去了。所以,死去的不是Master,而是某個客人!

正當御劍和小冥的辯論進行的激烈的時候,一柳會長帶著水鏡來了,並且帶來了新的情報:穿著紅色雨衣的不是別人,正是被害者籠目!而且,一柳會長和水鏡已經開始強制制止御劍的搜查與辯解。這時,美雲也說她想起來了,想起自己其實是從上面俯視那個穿紅雨衣的人的,於是消沉的認為自己就是兇手。水鏡趁著這個機會,強行逮捕了美雲,而御劍也因為違法搜查和幫助罪犯逃跑的罪名,明天必須接受審查會的審查。

這真是……混亂……

◆得到證物【赤いレインコート】
待續

第四話 忘卻の逆転・後編

御劍被關到了拘留所中,所有的證物都被剝奪了,只剩下了美雲的八咫烏徽章。正當御劍胡思亂想時,獄警帶來了糸鋸要求會面的要求,但是走出去之後,在那裡的竟然是水鏡法官!

◆和水鏡對話,問完所有條目

原來,她是來詢問御劍行事的理由的。其實現在的水鏡,給人的感覺和以前的御劍有些相像,認為自己就是正義,所以目中無人。另外,水鏡說,今天晚些時候就會對御劍進行審查。   回到監房後好閒啊……到處搜查一下吧……

◆把屋裡能查的東西查個遍,別忘了鐵門

這時,美雲路過御劍的監房門口,她說自己實在無法相信自己沒有殺過人,而且也不能再給御劍添麻煩了,然後就走了。這時一柳會長又來說閒話了,冷嘲熱諷完了以後接著就想走。絕對不能讓他走掉!一定要問出他的目的!

-邏輯象棋-
◆選擇【逮捕を急ぐ理由は…?】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うまくいっている…とは?】

◆選擇【アナタの獨斷では?】

◆選擇【検事バッジなど必要ない!】

◆選擇【搜査に費やした時間は?】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決まっている…?】

◆選擇【逮捕は仕組まれていた!】

◆選擇【まだ聞きたいことがある!】

◆選擇【根拠を提示したまえ!】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事件のことを話したくないのだろう?】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まだ聞きたいことがある!】

◆選擇【判斷を下したのはダレ…?】

◆選擇【證拠品は覚えていたではないか!】

◆選擇【もちろんアナタだ!】

◆選擇【やけに詳しくないだろう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さっきは忙しいといっていたが…】

◆選擇【気絶している所を見たのか?】

◆選擇【ミクモくんについて…】

◆選擇【事件の全貌を知っているのでは?】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持たされていた、だと?】

◆選擇【ミクモくんは犯人ではない!】

◆選擇【真犯人は別に存在する!】

-邏輯象棋 成功-

果然如御劍所想,一柳會長是在知道犯人另有其人的前提下,卻還逮捕了美雲的。而且他還告訴御劍說:你是重視真實的人,但我是製造真實的人!又對御劍進行了一番冷嘲熱諷之後,一柳會長便離開了監房。今天就是審查會進行決議的日子了,一定要證明美雲的清白!

之後,審查會開始。剛開始的時候,一柳父子兩人和水鏡又把扭曲了的事實複述了一遍之後,提出了對御劍和美雲的起訴。但是御劍只承認了自己違法搜查的罪,拒不承認美雲的罪行,並且要求對方對他們的調查做出證言。這時的一柳會長大概是覺得御劍至此氣數已盡,態度極其猖狂,而且竟然讓水鏡將政務全部還給了御劍,而且命令水鏡向御劍作證言。

~事件のあらまし~
水鏡在聽見御劍說絕不認輸的時候,竟然說感到安心?她究竟在想什麼呢?探監的時候也是,她到底有什麼目的呢?
◆對第五句「展望台へ出たカゴメさまは…」指證證物【ナツミの寫真】
◆指證照片裡人的左手
◆選擇【事件直後は息があった】

根據案件的照片,御劍分析說,照片上的並不是犯人在犯案後離開倉庫的瞬間。而是被害人被襲擊後還留有氣息,所以掙紮著走出倉庫的瞬間,而美雲則是正好在展望台上遇到了氣絕瞬間的被害人。但是這一說法被水鏡他們駁回了,他們還有怎樣的想法呢?

~御剣のムジュン~
◆對第三句「そう、三またのしょく台で…」指證證物【赤いレインコート】
◆指證證物【検死結果】

御劍和水鏡在辯論中發現了一個矛盾:雨衣上出了頭部以外並沒有粘有血跡,這說明被害人是頭部先受傷,在脫下雨衣之後,胸口才受傷。但是這就和伊丹給出的驗屍報告有了矛盾,驗屍報告上說,頭部的傷是在死後才有的。於是水鏡緊急召喚伊丹,在她來之前,繼續以別的視角來看待這件案子,於是話題轉到了Master的身份上。對於這一點,御劍要求一柳會長作證言。

~いじめるからね~
◆對第四句「考えてもごらんよ…」進行威懾

一柳會長在這裡下了死命令,如果再說無用的話,一條美雲就會立刻被判有罪。果然為了幫助美雲,我們需要美雲再想起些什麼。但是美雲對自己很沒有信心,她害怕再想起別的更恐怖的東西。我們得幫她振作起來才行,要知道,美雲可不是普通人,她可是八咫烏!

◆指證證物【ヤタガラスのバッジ】
美雲終於想起了一點東西:被害人手中拿著牛的玩偶。這時一柳會長想以美雲的記憶太曖昧而不以採用,但是水鏡這時沒有跟隨一柳會長的發言,而是說,如果否定了美雲的證詞,就等於否定了她的自首,對檢察院方很不利。沒辦法,一柳會長只好任由水鏡來做決定。來好好調查我們手中的玩偶吧,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線索。

◆調車牛那唯一一個角,證物資料【ぬいぐるみ】被更新

沒想到牛牛竟然是個錄音機,而牛角就是開關!牛牛錄下了殺人瞬間的對話!而且這對話可以與手中的證物對應起來!

◆指證證物【検死結果】
└◆光標移至正文最後一行的【ヤケド】幾個字上,並進行指證

◆選擇【犯人はマスター】
◆指證證物【審議室の血痕】

案件說到這裡,御劍果然把矛頭指向了一柳會長,他認為一柳會長就是Master,而且正是殺人兇手,但是,證據呢?

◆選擇【提示できない】

雖然我們沒法提示證據,但是夏實為我們帶來了新的證言。當然一柳會長又想阻止的,但是水鏡又幫了我們(水鏡在這場審查會中多次幫了我們,最起碼聽起來就像是在幫我們),於是夏實說出她所在意的事情:那天的拍賣會行共有11人參與,但是夏實目睹過殺人案件後,拍賣會繼續進行,倉庫內仍有11個人!而且,拍賣會用的錘子,突然間消了聲,不知道和案件是否有關係。

◆證物資料【ナツミの證言書】被更新

但是這麼一來,被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呢?為什麼案發前案發後都還有11個人呢?一柳會長看御劍也沒話可說,就想要給美雲定罪,但是又是水鏡攔下了他,提出了驗屍報告中的矛盾還沒有解決。

這時驗屍老太太終於來了。她不承認自己偽造了驗屍報告,那麼就來聽聽老太太怎麼說吧。

~検死結果のあやまり~
◆對第三句「『検死結果をまちがえて書くワケがない』…」進行威懾,會追加新證言「検死結果は、この子にしっかり…」
◆對新證言「検死結果は、この子にしっかり…」指證證物【検死結果】

原來竟然是瞳子修改了老太太的驗屍報告,當被問及原因是,瞳子說她不能說。是「不能說」而不是「不想說」麼?這可微妙了。
◆選擇【武藤は事件の共犯者】
◆選擇【お客の數があわないから】

果然瞳子是真正的Master的共犯,是她在被害人死後頂替了被害人,所以夏實看到的拍賣會進行時還是11個人。來指出瞳子所藏的地方吧。

◆指證證物【衣裝箱】
◆選擇【被害者の服を奪ったから】

瞳子事先躲進了衣裝箱裡,然後Master和被害人來了以後,Master殺了被害人,之後瞳子從箱子裡出來,將屍體放進去,然後自己扮成被害人參加拍賣會,之後瞳子發現了倒在倉庫的美雲。而夏實也因為聽見一聲巨響而嚇得昏了過去,那應該就是美雲掉落下來的聲音。

但是有一點是Master沒有想到的:瞳子擅自給被害人套上了紅色的雨衣,這就給了御劍他們一件證物。而且,為了裝扮成被害人,Master為瞳子準備了假髮,但是,除了被害人髮型的假髮以外,還有一個捲髮的假髮,那是做什麼用的呢?

◆得到證物【武藤の證言】

但是很遺憾,瞳子並不知道Master的真正身份,御劍又陷入了一籌莫展的境地。這時,小冥華麗麗的進來了,說是幫糸鋸帶來了最後的證物!那就是——死者最初受傷的地方是頭部!……怎麼說呢……小冥這次你有點囧……御劍也為了這個而華麗麗的挨了鞭子……但是小冥還帶來了別的情報:屍體頭部的傷是被圓筒形的凶器所傷,而胸口的傷才是後來弄上去的。

本來一柳會長想說小冥沒有搜查權,但是不巧,這次的案件正好是小冥他們所追蹤的案件,所以小冥是有搜查權的。

◆證物資料【検死結果】更新為【解剖記錄】

雖然凶器還沒找到,但是御劍心中已經有個大概的想法。

◆選擇【オークションハンマー】
◆指證證物【ナツミの證言書】

夏實在拍賣會進行中突然聽不到錘子的聲音了,恐怕是錘子在殺過人後去處理了吧。所以現在最緊急的,就是尋找凶器!
待續

第四話 忘卻の逆転・後編2

小冥的搜查結束後,給我們帶來了一個很令人遺憾的消息:凶器沒有找到。這下糟了……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光憑御劍的推理那是一點作用都沒有的。這時一柳會長猖狂的笑了,水鏡也開始宣佈判決。但是!水鏡說得並不是御劍他們有罪,而是要告發一柳會長!而她拿出的資料竟然是IS-7號事件的資料!

◆得到證物【IS-7號事件の資料】
原來,當初水鏡進入審查室,就是為了拿IS-7號事件的資料。18年前,狩魔號為了在法庭上獲勝無所不用其極,隱瞞了屍體的情報。而同時,伊丹老太太也由於某人的命令,為狩魔豪做了假的解剖紀錄。而那個某人,正是當年給予了狩魔處分的原監察局局長、現審查會會長——一柳萬才!

一柳會長本人當然是不承認,但是從瞳子那裡,我們又得到了關於Master的新情報:Master的臉上有刺青。

◆證物資料【マスターの特徴】被更新

但是一柳會長說自己的臉上並沒有刺青,於是駁回了瞳子的說法。但是水鏡說,死者籠目和她一樣,都是一直追蹤一柳會長的,她的死絕對不會白費。一柳會長這時說,他不知道籠目一直在追蹤他,他「根本不瞭解被害人」。不瞭解?這種證詞可是第一次聽說,於是水鏡要求一柳會長做出證詞。這下,水鏡正式成為了我們的夥伴。

~被害者・籠目 つばさについて~

其實,看到這裡,覺得一柳檢察官有點可憐。他雖然很笨,但是他真心的喜愛並尊敬自己的父親,所以不相信父親會犯罪,甚至不相信父親會犯錯——這就和當年的小冥相信狩魔豪是一樣的。雖然對一柳檢察官來說可能很殘酷,但是在這不能讓一柳會長逃掉!

◆對第二句「あんまり個人的なおつきあいは…」進行威懾,追加新證言「彼女の手にヤケドがあることも…」
◆對新證言「彼女の手にヤケドがあることも…」進行威懾,追加新證言「いつも手袋をしてたのは…」
◆對新證言「いつも手袋をしてたのは…」指證證物【ぬいぐるみ】
◆選擇【犯人にもヤケドがあった】

通過辯論,御劍證明了:籠目在拍賣會上是帶了手套了,那麼她手上的燒傷就不可能被看到。那麼牛牛的錄音裡說到的燒傷是誰的呢?被害人的燒傷看不到,那就只有犯人的了!這時一柳會長又來諷刺,讓御劍說出燒傷什麼的在哪兒。

◆指證證物【マスターの特徴】

在拍賣會中,雖然Master、也就是一柳會長把自己包裹的很嚴實,但是面具卻露出了下巴。而瞳子也說過,在Master臉上見過刺青。那個恐怕不是刺青,而是將燒傷錯看成了刺青。但是一柳會長說,審查會裡沒有人身上有燒傷。

平時很快就會說一堆廢話的一柳檢察官,在聽了一柳會長的話以後,卻顯得很激動而且困惑,這說明什麼呢?他是一柳會長的兒子,他最瞭解自己的老爸。通過一柳檢察官的反應,御劍覺得他能夠確定了。

這之後,一柳檢察官一直很痛苦的處在抉擇中,不想知曉真相,不想相信真相。一柳會長這時說了一些很過分的話,說一柳自己什麼都做不到,努力也沒有用,什麼忙都幫不上,根本不像自己的兒子。或許一柳從來沒有想過父親會對自己說這樣的話吧,他傷心的哭著跑走了。

好啦,來揭示燒傷所在的地方吧,有什麼證據能給我們提示麼?

◆指證證物【武藤の證言】

瞳子曾經說過,Master準備了兩頂假髮,那麼另一頂假髮是用來做什麼的呢?仔細想想,那或許根本就不是假髮,而是鬍鬚!這下,如此明顯的證據擺在眼前,一柳會長再也跑不掉了!!   不過,有一點一柳說並不是他做的,那就是籠目屍體上的信,他說那的確是美雲寫給籠目的。而昏迷的美雲身上也有籠目寫給她的信:「你那「重要的回憶」,我一定為你取回」。看了這樣的信,或許一柳認為美雲是籠目的合作者,所以才想誣陷美雲。但是他想錯了,這兩個人只是偶然有了交集而已。而那信也並不是她們兩人所寫。

關於籠目,她曾有一個戀人,是個記者。那個記者在追查地下拍賣會時死掉了,而籠目是抱著復仇的目的才追蹤一柳萬才的。而水鏡的目的則是擊潰審查會背後的黑暗。

後來,美雲看到了和父親的約定筆記,終於恢復了記憶:她在事故的當天,並沒去Bigtower,而是去了ひょうたん湖,在那裡突然被穿著紅雨衣的人下了藥。之後在BigTower的屋頂醒來,腦筋還不清楚的時候,看到了倒下的穿著紅雨衣的人,於是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後退,結果從艙門掉了下去,醒來後就失去記憶了。而且她現在也覺得記憶很混亂,到底是什麼原因引起她記憶混亂的呢?

◆選擇【2つの場所の記憶】
◆點擊櫻花樹或貨攤

原來,湖那邊和展望台這裡有兩個共通點:櫻花樹和貨攤。美雲將兩個地點的記憶弄混了,所以覺得好像穿紅雨衣的人是從空中向她走來,其實那個人只是在平地上走路而已。但是,那個襲擊美雲的到底是誰呢?

突然倉庫那邊傳來「比比比」的聲音,御劍他們上去查看到底有什麼,結果找到一個通信器,接通後竟然是虎狼死家!他提醒御劍說,這次的事件背後還是有黑幕的。不用他說御劍也注意到這一點了,這次的案件中,有人利用美雲來擾亂搜查。那個證物就是……

◆指證證物【被害者の持っていた手紙】

為什麼虎狼死家會知曉這次的案件呢?甚至連御劍的徽章被奪走的事都知道。而且,美雲和籠目之間的那兩封信,既然不是她們兩人寫的,也不是一柳會長寫的,那究竟是誰寫的呢?看來這次的案件並沒有完全解決,背後還有隱藏著的東西。即使沒有檢察官徽章,御劍也下定決心繼續追查下去。
第四話 完

第五話 大いなる逆転・前編

在事件解決完了以後,御劍他們走出了BigTower。雖說這次的事件算是落幕了,但是虎狼死家的話讓御劍很是在意,看來這次的案件中,肯定是有個人在背後操縱沒錯了。正當夏實想要離開去別處取材時,突然有人呼救。呼救的是一個御劍覺得很眼熟的女人,她說出現了死人,還說怪獸?御劍他們跟隨那個女人去了案發現場,在地上發現了超大的足印,還看到了狼搜查官。沒想到,死去的人,竟然是西鳳民國的總統!御劍立刻就想到了虎狼死家,難道是虎狼死家暗殺總統成功了?

◆證物資料存在【ヤタガラスのバッジ】、【差出人不明の手紙】
◆人物資料存在【一條 美雲】、【大沢木 ナツミ】、【王 帝君】、【狼 士龍】

狼搜查官在發現死者是總統之後就非常的不冷靜,但是御劍提醒他需要搜查現場。然後,御劍終於想起來他從哪見過那個第一發現者了:她是原來英都攝影所的道具師,曾經因為某個案件見過她的。據她說,這裡是英都攝影所的外景拍攝地,她是來準備電影的拍攝的,沒想到竟然發現了屍體。看來過會有必要向她問話,但是現在最主要的調查現場。

◆追加人物資料【スタッフ】

···············搜查開始···············

-調查-
◆調查總統的屍體
├◆調查屍體,得到情報【ふみつぶされた?】,得到證物【死體の所見メモ】
└◆調查屍體身下的足印,得到證物【怪獣の足跡】,得到情報【3つの足あと】

◆調查右邊兩個紅色標誌中間的門,得到證物【ビッグタワー】,得到情報【こじ開けられた裡口】、【へこんだフェンス】 (第二次調查這個鐵門時,鏡頭會向上拉,可以看到老裁判系列裡的藍西裝成步堂和真宵。不過成步堂應該在王泥喜那時就換行頭了的,這裡應該是個獻給各位玩家的小彩蛋吧~)

◆和那個職員說話,問完所有條目,得到證物【怪獣映畫のチラシ】,得到情報【數字錠がかかっていた】

◆再去調查屍體,光標放在屍體旁邊的角上,點擊推理
└◆指證證物【怪獣映畫のチラシ】

◆再去和職員說話,對新增的那條進行詢問,得到情報【角のかけら】

這時,御劍提示說,應該調查一下場地內的攝影工具。好吧,去調查下看看吧。

◆調查左上角的怪獸、左下角的聚光燈、右下角的桌子和桌子旁邊的黑色柱狀物體

-邏輯-
◆將情報【こじ開けられた裡口】和【數字錠がかかっていた】整合起來,得到證物【撮影所のカギ】
◆將情報【へこんだフェンス】和【角のかけら】整合起來,得到新情報【怪獣のアタマ】
◆將情報【ふみつぶされた?】和【怪獣のアタマ】整合起來

御劍推理說,恐怕總統不是被怪獸踩死的,而是巨大的道具怪獸頭從上空落下,將總統砸死的。看來有必要調查一下樓上的情況,現在我們可以去二樓了。

-調查-
◆調查樓梯
└◆調查那個怪獸的頭,得到證物【ボルモスのアタマ】

另外,御劍想起,大總統所有的那個牛牛玩偶,和這個怪獸長的是一樣的。這只是偶然麼?得到證物【ボルモスのぬいぐるみ】

◆和狼說話,問完所有條目

之後狼搜查官會離開這裡,然後有個孩子進來了,是在第四話中遇到過的小演員。

◆追加人物資料【相沢 詩紋】
◆和詩紋說話,問完所有條目,得到證物【記念寫真】

原來,由於總統非常喜歡一代的怪物,所以他也預定從詩紋的電影裡客串一個角色,所以才來到這個拍攝現場。

◆和夏實說話,她說她昨天埋伏著拍攝穿紅色雨衣的人時,看到了怪獸的大眼睛

···············搜查終了···············

過了一會,狼搜查官帶著保鏢和警 察回來了,而且帶回了BigTower的監視錄像,上面映出的竟然是總統和水鏡!由此,狼搜查官懷疑水鏡就是兇手。

◆得到證物【監視カメラ映像】

當御劍追問狼為何懷疑水鏡時,狼卻拒絕回答,原來他已經知道御劍失去檢察官資格的事了。狼問御劍,為何不是檢察官卻還要追加案件,御劍的回答當然是為了真實。這答案貌似很合狼的心意。好吧,一個失去了部下的搜查官,一個失去了身份的檢察官,就來好好對決一場吧!

~ミカガミを疑う理由~
水鏡竟然在前天晚上和總統單獨會過面,連總統的保鏢都不知道這件事。狼認為,水鏡是最後一個見過總統的人,這便是狼懷疑水鏡的原因。但是,有一些事實,狼卻不知道。

◆對第二句「そして、大総領をこの場所へ…」指證證物【記念寫真】
◆指證證物【撮影所のカギ】

總統在昨天才和詩紋他們拍下了紀念照片,所以御劍想用這一點駁回水鏡在前天就殺了大總統的說法,但是狼卻一直堅持是在前天。為什麼他會這麼堅持呢?狼說,關於監視錄像的話、還有後續。

~ミカガミを疑う理由②~
原來,前天水鏡和總統談話之後,電梯的監視錄像中只有水鏡自己的身影,總統卻沒有從電梯上下來。所以狼判定,總統這時已經被水鏡殺掉了。
◆證物資料【監視カメラ映像】被更新
◆對第四句「エレベータ以外に大総領が…」指證證物【ビッグタワー】

御劍指出了總統離開的另一條路,那就是從地下拍賣會的倉庫離開。但是狼心情激動的否定了這一點,說總統和地下拍賣會什麼的不可能有關。御劍為了防止狼變得更加混亂,於是讓大家先冷靜。

但是,夏實這時說,總統前天是不可能通過51層的,因為自己當時就埋伏在那裡一直看著呢。
◆得到證物【ナツミの證言書】

這案子的謎題還是很多,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昨天晚上在這裡肯定發生了什麼。因為昨天還沒有出現的怪獸腳印和屍體,在今天被發現了。這時,鑑識科來檢驗屍體,然後報告說,在怪獸腳印裡發現了小學生的腳印。小學生?剛剛美雲還說呢,說已經13歲的詩紋竟然只有小學生那麼高。難道說……

這時,職員間宮說,昨天晚上自己其實來過這裡,因為擔心獨自留在這裡練習的詩紋。但是她卻看到了很懸的事:詩紋好像在仰著頭與長脖子的水怪說話一樣,而且,好像感情很好。不管這證言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是,御劍知道有必要想詩紋進行詢問,問出他昨晚在這裡是否看到了什麼。但當眾人想要尋找詩紋時,間宮卻說,詩紋剛剛走掉了,於是御劍他們抓緊去找他。途中遇到了糸鋸,他看到御劍後,慌慌張張的就逃掉了。到底怎麼回事?

後來狼說要自己進行搜查,就走掉了。御劍他們正想去搜查時,竟然看到了狼以前的部下。原來,狼在以前的八咫烏事件中,由於有可能協助了罪犯(就是那個女跟班),因此引罪解散了搜查隊,所以現在才成了一匹狼。而狼現在,是追著「12年前的亡靈」來到這裡的。這又是怎麼回事呢?和這次的事件有關係麼?

由於狼的部下不肯多說,這事也就被放下了。御劍決定,從水鏡那裡入手開始查案。

◆追加人物資料【水鏡 秤】、【糸鋸 圭介】
待續

第五話 大いなる逆転・前編2

鏡頭轉向了法庭,水鏡正在進行監獄長美和的案件的審理,檢察官是小冥,律師是信樂。但是,在審理過程中,小冥卻發現自己手中並沒有證物凶器!看來這是一柳那個檢察官少爺干的了……水鏡本想立刻判所長無罪的,但是在小冥和信樂的強烈要求下,法庭休庭15分鐘。

御劍和美雲是來查案的,沒想到聽到了這樣的事。草太也來了,聽說證物被偷,以為自己又要被捕,於是又開始發抖了。小冥怒不可遏的揮著鞭子就走了進來,說一定要找的那個該死的檢察官算賬……哎呀哎呀,真是混亂……還是先來問問吧。

◆追加人物資料【信楽 盾之】、【狩魔 冥】、【一柳 弓彥】、【美和 マリー】、【ミリカ】、【猿代 草太】
◆和小冥說話,問完所有條目 ◆和信樂說話,問完所有條目

信樂用那麼飽含期待的眼神看著御劍,御劍只好說他會幫忙搜查證物。那麼,首先要找誰去呢?

◆指證人物【一柳 弓彥】

草太他們去尋找一柳之後,御劍和美雲也想出發的,但是,水鏡這時走了進來。還是先問問她,前天到底和總統有什麼接觸吧!她雖然承認她見過總統,也承認她是獨自進入的電梯,但是除此之外便什麼都不肯說了。他到底隱藏了什麼呢?用我們的語言武器讓她的秘密暴露出來吧!

-邏輯象棋-
◆選擇【大総領と何を話していたのだ?】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今朝は助けてくれたではないか!】

◆選擇【一柳検事はどこにいるのだ?】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他にダレか心配な人が?】

◆選擇【裁判官の前に、1人の人間だろう!】

◆選擇【一柳検事を搜しているの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あの子」とはダレだ?】

◆選擇【大怪獣ボルモスを探しているのか?】

◆選擇【死んだ場所に何か問題が?】

◆選擇【第一発見者はスタッフだが】

◆選擇【ダレを搜しているのだ?】

◆選擇【「あの子」が行方不明なのだろう?】

◆選擇【ボルモス映畫の関係者なのでは?】

◆選擇【彼のファンなのだろう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本人から聞いたのか?】

◆選擇【彼と知り合いなの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シモン君と話したはずだ!】

◆選擇【彼はいま、どこにいるのだ?】

◆選擇【2人は知り合いのはずだ!】

◆選擇【連れ去ったものだろうか?】

-邏輯象棋 成功-

真是沒想到,沒問出來水鏡和總統到底說過什麼話,倒是問出了水鏡別的秘密了:原來詩紋竟然是水鏡的兒子!而且詩紋不知道被誰誘拐了!在審判美和的法庭開庭之前,水鏡接到了誘拐犯的電話,唯一的要求就是判美和無罪。原來如此……怪不得水鏡突然間又回到那個壞人形象去了。

美雲的同情心立刻被勾了起來,於是這位大盜八咫烏二代說要幫水鏡把詩紋「偷回來」,而御劍也很樂意幫忙。於是水鏡將手機給了御劍,並且將最大限度的拖延審判時間,但是頂多能拖延2個小時……御劍答應她,一定將詩紋和手機,一起還給她。那麼,首先先從BigTower的前面開始搜查吧。

···············搜查開始···············

-調查-
◆和出租車司機說話,得到情報【2人組の男】
◆和出租車旁邊的警 察說話,得到情報【出入りした車】
◆和場景左下角穿黃色衣服的男人說話,原來是荷星……問完所有條目後,追加人物資料【荷星 三郎】,並且荷星說拍攝巴士裡可能有線索
◆調查荷星上面的巴士,得到證物【シモンの練習映像】
◆調查拍攝巴士旁邊的器材,得到情報【盜まれた箱】
◆調查場景右上角的火車,得到證物【青いトラック】

這時,夏實和速水來了,好吵啊……先向她們問問話吧。
◆和速水說話,指證證物【記念寫真】後,聽取「情報」這一條,會得到情報【黒服の男たち】
◆追加人物資料【速水 ミキコ】

-邏輯-
◆將情報【2人組の男】和【黒服の男たち】整合起來,得到情報【2人だけだった】
◆將情報【盜まれた箱】和【2人だけだった】整合起來

···············搜查終了···············

終於找到誘拐犯的蹤跡了,是兩個黑衣男人將詩紋藏到一個大箱子裡,乘出租車走的。出租車司機看御劍他們好像很急,於是自動提議說帶他們去那兩個黑衣人去的地方,這可真是幫了大忙!

出租車司機將他們帶到了一棟房子的車庫門口,而那棟房子的名札上寫的竟然是——一柳萬才!難道是一柳會長誘拐了詩紋?他不是被捕了麼?美雲發現車庫門開著,好吧,來調查看看吧。

◆調查地上的綠箱子
◆調查綠箱子前面的手套,得到證物【メカニックグローブ】
◆調查牆上的鏟子什麼的

這時,御劍他們聽到了敲門的聲音,難道是裡面的那個門裡傳來的聲音麼?是詩紋麼?美雲打開門一看,發現裡面被綁著的那個人竟然是一柳檢察官!這是怎麼回事啊?這裡不就是一柳檢察官自己的家麼?為什麼他會被綁在自己家裡啊?但是一柳什麼都不肯說,只是哭喪著臉……沒辦法,只好繼續用那一招了……

-邏輯象棋-
◆選擇【キミの話を聞かせてくれたまえ】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自分自身を信じたまえ!】

◆選擇【力不足のことだろうか?】

◆選擇【なぜ自分に家出幽閉されていた?】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主人とは一柳 萬才のことでは?】

◆選擇【ダレに誘拐されたのだ?】

◆選擇【萬才が誘拐犯の黒幕だ!】

◆選擇【そんなワケがないだろう!】

◆選擇【誘拐犯の目的を知っているか?】

◆選擇【萬才の目的は別にある!】

◆選擇【何を質問されたのだ?】

◆選擇【何を思い出したのだ?】

◆選擇【萬才のことだろう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父親に認められたかったのだな?】

◆選擇【父親の役に立ちたいのだろう?】

◆選擇【それを言うなら汚名返上だ!】

◆選擇【美和と萬才につながりが?】

◆選擇【他にも関わりが?】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裁判の證拠品は?】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萬才に證拠品を預けたのでは?】

◆選擇【裁判をうやむやにするつもりだ!】

◆選擇【検事の道は続けるのか?】

◆選擇【自分で考えたまえ!】

◆選擇【父親と同じ道を歩むのか?】

◆選擇【情けは人のためならずだろう】

◆選擇【私が道を示そう】

◆選擇【これからどうするつもりだ?】

◆選擇【「馬子」にも衣裝だ。】

◆選擇【まだ様子を見る】

◆選擇【父親とは違う検事になるのだろう?】

-邏輯象棋 成功-

原來,一柳是被萬才的派出的手下誤認為詩紋而被綁架了。而且他因信任父親而寄存在父親那裡的美和案件的證物,也被父親藏了起來,一柳為此受了很大的打擊。雖說御劍幫助他尋找未來的路,並且鼓勵了他,但是這種傷害肯定不是一時能消除的吧。剛剛和御劍說完話,一柳就哭著跑走了。

然後,御劍給信樂打了電話。向他報告了自己的進度後,也瞭解到對方已經快到極限了。信樂說,他準備就美和與萬才的關係這一點詢問萬才,而御劍說自己會加緊尋找證物。再次進行尋找之前,也得整理下和萬才有關的情報。

◆得到證物【IS-7號事件の資料】

這時,御劍他們看到一柳從BigTower裡跑了出來。於是,他們決定去調查一下一柳做了什麼。上了展望台後,發現入口的艙蓋開著。或許一柳在倉庫做了什麼?來調查一下吧。

◆調查左邊放證物的桌子,得到證物【內藤についての報告書】、【內藤の遺品】

沒想到一柳打開的金庫裡放著的是一份美和寫的報告書,報告書送達的當然就是拍賣會的Master——萬才了。這下可以確定兩人的聯繫了。但還有一點,兩人所尋找的是「了賢的部下」,看來這三人之間有什麼不為外人所知的聯繫。

靠近梯子,出現綠色箭頭,走到箭頭那去就能上展望台了。御劍和美雲上去以後,竟然看到了虎狼死家!虎狼死家否認是自己殺了總統,因為委託人的背叛,他和委託人的委託已經失效了,而他現在也在尋找那個委託人。而且他說,他所尋找的委託人,恐怕和御劍現在所搜尋的人是同一個人。而且,虎狼死家還給我們帶來了一個消息:了賢三天前逃獄了。

這之後,綁架犯給御劍打了電話,這個綁架犯竟然就是那個穿紅雨衣的人!綁架犯當初襲擊美雲,就是為了讓美雲被懷疑,然後逼御劍去查案,最後逮捕萬才。他還說,綁架詩紋的並不是萬才,萬才錯把自己的兒子綁架了,所以詩紋現在是在紅雨衣的人那裡。這個人,連水鏡去探監、找詩紋是美雲的第一份工作都知道,他到底是怎麼知道御劍他們的情報的?

◆選擇【盜聴している】

那麼,竊 聽器在哪兒呢?

◆選擇證物【ヤタガラスのバッジ】

◆將徽章反過來,調車背面,證物資料【ヤタガラスのバッジ】被更新

誘拐犯唯一能設置竊 聽器的時候,就是他襲擊美雲後,美雲昏過去的那段時間,所以**器肯定是在美雲身上的某件物品上。但是犯人又聽到了御劍和水鏡的對話,那時的御劍手中只有美雲的徽章,其他的證物都備收走了,所以竊聽器肯定在徽章上。

◆得到證物【盜聴器】

正當美雲衝著徽章大叫時,速水被嚇了一跳摔倒在地上。原來,速水所看到的那個被綁架的男孩子,根本不是詩紋。這次,又被速水的證詞誤導了。只好重新開始搜查,美雲說剛才的電話中有奇怪的聲音。

◆得到情報【ハレツ音】

···············搜查開始···············

不管怎麼說,還是先從速水開始問起吧。

-調查-
◆和速水說話,問完所有條目,得到證物【速水の錄音テープ】

原來速水為了拿到新聞正在監 聽……所以美雲剛才大叫時的叫聲才會通過竊 聽器的信號傳到速水耳朵中,嚇了她一跳。這時,草太他們來了。

◆和草太說話,詢問第一項,得到情報【コロシアムのイベント】
◆和糸鋸說話,會知道詩紋從拍攝巴士下來以後,去了垃圾場
◆去垃圾場,調查右下角的牛奶和左邊寫著收集時間的牌子,會得到情報【ゴミ捨て場】   看來詩紋曾來過這個垃圾場,他來做什麼呢?

-邏輯-
◆將情報【ハレツ音】和【コロシアムのイベント】整合起來,得到情報【コロシアムの周辺】
◆將情報【出入りの車】和【ゴミ捨て場】整合起來

◆指證門上的鎖,得到情報【ゴミ處分場】
◆將情報【コロシアムの周辺】和【ゴミ處分場】整合起來

···············搜查終了···············

通過御劍的推理,犯人是將詩紋偽裝成大型垃圾,然後讓垃圾車拉走的。電話中那奇怪的聲音應該就是草太所去的祭會的煙花聲,那麼犯人肯定就在離祭會很近的地方。而祭會附近的垃圾站只有一個,所以詩紋肯定是被運到那個垃圾站去了。

於是,御劍決定會法庭拖延一下時間,糸鋸和美雲去尋找詩紋。決定了以後,開始行動!   回到法庭後,讓我們來揭露美和和萬才的關係吧!

◆指證證物【內藤についての報告書】

但是,萬才一直在拿詩紋威脅水鏡,即使連一柳檢察官都站出來說有新的證據控訴他老爸,水鏡也痛苦的無法同意。就在這時,御劍、信樂和水鏡的手機同時響了起來,詩紋被救出來了!美雲他們打電話通知大家!

現在,可以沒有顧慮了!

原來,一柳想起、早上老爸拿著有鈴響的東西去丟掉了,於是他竟然去垃圾場翻找,結果找到了一個紙包。

◆在紙包上點擊調查,會出現一個鈴鐺

但是,鈴鐺是沒法成為證物的。那麼,還有什麼辦法麼?

◆選擇【新聞紙】
◆將證物翻過來,調查手印
◆指證證物【メカニックグローブ】
◆指證字母A的地方

一柳檢察官真是有了很大的進步,說實話豆豆有點感動。這次,終於能將萬才和美和定罪了!這時,狼搜查官突然來了,說起了12年前的SS-5號事件,那件事件好像也和萬才與美和有關。而且,狼好像找到了能證明水鏡是殺害總統的兇手的新證據。是啊,總統被殺案還沒有解決,綁架詩紋的犯人也沒有抓到,案件還遠遠沒有結束。
待續

第五話 大いなる逆転・中編

一上來就看到夏實和速水師徒兩個在逼問工作人員,到底把怪獸養在哪兒……過了一會,狼搜查官來了,要求聽取詩紋的證詞。(話說水鏡真是個嚴厲的媽媽……能把那個傲慢的小鬼管住的也就是水鏡了……)

~シモンの練習~
◆對最後一句「よくあることでさ…」指證證物【シモンの練習映像】
◆指證證物【ボルモスのアタマ】

看來詩紋向我們隱瞞了什麼啊……正當御劍想要繼續追問時,狼卻高興的說這卷錄像帶正好驗證了他的推理,錄像帶中的怪物衣服背後的拉鏈是拉開的,那肯定是水鏡將總統殺死後,將屍體藏到了怪物裝束裡。雖然御劍反駁說,水鏡不知道鎖上的密碼是無法進入拍攝場地的,但是狼提出了「親子共犯說」。

~親子の共犯説~
由於水鏡堅持說、還不到說出與總統的對話內容的時機,所以她不肯說出她和總統到底說了什麼。沒辦法,只好靠自己的力量來駁回狼的推理了。

◆對最後一句「そこに置いてある…」進行威懾,追加新證言「キグルミの中は土で汚れている…」

沒想到,怪獸服裝裡被土弄得好髒啊,狼就說,這肯定是屍體上粘的土將服裝弄髒的。真的是這樣麼?

◆對新證言「キグルミの中は土で汚れている…」指證證物【死體の所見メモ】
◆指證證物【メカニックグローブ】
◆選擇【コンクリート】

怪獸服裝裡的土,應該是混凝土才對。在萬才的車庫裡,發現了被混凝土弄污的手套,還有錘子鏟子等工具,那麼,有可能拍攝場地內的腳印就是萬才偽造出來的!狼提出了一個疑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選擇【何かを掘り出した】

御劍推理說,恐怕是萬才為了挖出什麼東西才來到拍攝現場,沒想到詩紋會來練習,於是慌慌張張的躲進了怪獸的衣服裡。而且,錄像中有證據可以說明這一點。

◆指證怪物服裝旁邊的包包,證物資料【メカニックグローブ】被更新

這下,就駁回了狼對於屍體藏在怪獸服裝裡的說法。但是夏實師徒倆又不干了,堅稱有怪獸,是間宮親眼看見的。那麼間宮到底把什麼錯看成怪獸了呢?

◆指證畫面左上角的攝像機
◆指證桌子上放的布

原來所謂的怪物就是蓋著遮雨布的攝像機……這時,鑑識人員報告說解剖報告出來了:總統的確是在昨天晚上被壓死的,全身骨折,並且右手檢測出了硝煙反應,胸口的黃色污垢還在調查中。

◆證物資料【死體の所見メモ】更新為【王 帝君の解剖記錄】

這下,狼所推理的殺人手法及時間就全被推翻了,水鏡的清白是被證明出來了,但是詩紋有麻煩了,因為昨晚11點左右正好是詩紋在練習的時間。於是狼說只有詩紋能將怪物的頭推下來砸死總統。但是詩紋又不肯開口證言,只好來分析一下昨晚的錄像了。

◆擴大畫面的右上角,指證那個人

這可壞了,總統竟然和詩紋一起被拍了進去。詩紋到底隱瞞了什麼?

~練習中の出來事~
◆對最後一句「その橫に…」進行威懾
◆選擇【くわしく追求する】,追加新證言「死體なのか分からなかった…」和「でも、息をしてなかったから…」
◆對新證言「死體なのか分からなかった…」指證證物【王 帝君の解剖記錄】,得到證物【花束】,證物資料【王 帝君の解剖記錄】被更新

原來,詩紋在練習前,為了做準備而點燃了二樓的爐子,但是忘記熄滅就直接下樓來練習了,爐子燒壞了桌子,於是桌子上的怪物頭就落了下去,正好砸在總統的身上。而他一直想隱瞞的是總統胸口的黃色污漬,那是水鏡送給總統的花的花粉。他親眼看到媽媽拿著花出了家門,為了包庇媽媽,所以扔掉了屍體身邊的花。因此,狼判定殺人兇手就是詩紋。

但是,詩紋剛剛被某人綁架過,而且綁架用的安眠藥和美雲被襲擊時用的安眠藥是同一種。所以御劍說詩紋其實是被害者,案件背後另有黑幕。

◆得到證物【睡眠薬】

但是狼認定殺人兇手只可能是詩紋。那麼,還有沒有別的可能性呢?當然有,那就是剛剛被證明的確在現場的一柳萬才。這時,狼口中又吐出了「12年前」這幾個字,12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有證據能證明12年前的案件與今天的案件有關嗎?

◆指證證物【內藤についての報告書】

不僅內藤的報告書上有關於12年前的字句,連那封寄出人不明的信上寫的也是12年前的復仇。前天的籠目被殺案和今天的總統被殺案,肯定和12年前的案子有何關聯。這時,狼以前的部下也追來,要求跟隨狼一起對12年前的案子進行再搜查。好啦,來幹一場吧~!

12年前,總統被綁架,綁匪要求的贖金是100億日元,而那次事件的嫌疑人就是美和。雖然當時,西鳳民國國內拚命湊錢,交上了贖金救了大總統,但是,當時的在任搜查官——狼的父親,沒能定下美和的嘴,最終美和無罪釋放了。但是,狼所知道的也就只有這些,那次案件的資料是絕密,狼無法查看。這可怎麼辦,資料不足啊,盜樂寶也幫不上忙了。這時,小冥和信樂來了,還帶來了SS-5號事件的搜查資料。

◆得到證物【SS-5號事件の資料】

原來,當初美和事件的擔當檢察官就是一柳萬才,也正是他將資料封鎖起來的。但是現在,一柳弓彥打敗了他父親,並開放了資料的搜查權限。

根據資料所示,12年前的BigTower是個孤兒院,院長正是美和。而當時的目擊者龜井隆二在孤兒院門口被殺。

◆人物資料追加【亀井 隆二】

···············搜查開始···············

-調查-
◆調查兩邊的足跡
◆調查屍體,得到證物【亀井 隆二の解剖記錄】
├◆調查屍體,得到證物【血のついたボタン】
├◆調查染血的磚塊,得到情報【凶器のレンガ】
├◆調查相機,得到證物【亀井の寫真】
├◆調查手機,得到證物【亀井の目撃證言】
└◆調查黃色的花,提示要去調查花壇

原來,龜井就是籠目的男朋友。所以籠目才一直追查著萬才。

◆追加人物資料【籠目 つばさ】
◆調查屍體旁邊的花壇,得到情報【花壇】
◆調查孤兒院門口左邊的柱子,得到證物【火事】

-邏輯-
◆將情報【3つの足あと】和【花壇】整合起來

◆指證證物【內藤についての報告書】,得到情報【バンサイがほりだしたもの】

通過調查,御劍發現,拍攝現場的三個腳印的位置,正好能和花壇的位置吻合起來。而關於內藤的報告書裡,也寫著「在花壇邊上沉睡的東西」。這麼一來,萬才挖掘腳印的原因就清楚了:他在尋找當年埋在花壇邊上的東西。

◆和狼說話,他說他好像在哪見過這裡的場景,讓他想一會吧

死者屍體的情況調查的差不多了,來調查一下總統被綁架的瞬間的情況吧。當年,狼的父親就是根據龜井拍攝的照片才懷疑美和的,但是萬才在法庭上說那張照片根本無意義,因為拍攝到的犯人並不是在孤兒院院內。狼認為,是美和與萬才本身就有聯繫,所以萬才才會這樣說。這麼說來,美和是綁架犯的嫌疑人,那麼萬才就是綁架犯的同伴了?

◆得到情報【バンサイのは誘拐犯?】

狼的父親當年是一名非常優秀的搜查官,他確定美和是犯人的原因肯定不只是那一張照片,但是狼也不清楚他老爸到底還知道什麼,因為他老爸當年對那件案子從不多言。看來,只能靠我們自己去調查了。

-調查-
◆調查綁架犯那裡
├◆調查綁架犯
├◆調查總統
└◆調查雪人
└◆對雪人臉上的手印點擊推理,指證證物【血のついたボタン】

◆選擇【被害者のいた場所】

通過調查,御劍發現,死者龜井遭受攻擊的地方應該是在雪人的附近才對。這樣的話,有必要再次調查一下龜井死時、地上的腳印到底是不是龜井的。

◆調查龜井的屍體
└◆調查龜井的鞋子,得到證物【被害者のクツ】,得到情報【死體は移動されている】

龜井的鞋子果然不是他自己的,看起來像是犯人給他穿上的,那麼屍體被移動過的可能性就很大了。那麼龜井到底是在哪裡被殺的呢?

◆調查雪人
└◆調查右下角缺的那塊磚,得到證物【レンガが足りない】

-邏輯-
◆將情報【バンサイがほりだしたもの】和【バンサイは誘拐犯?】整合起來,證物資料【怪獣の足跡】被更新
◆將情報【凶器のレンガ】和【レンガが足りない】整合起來,得到情報【雪だるまの近くのレンガ】
◆將情報【死體は移動されている】和【雪だるまの近くのレンガ】整合起來

看來,屍體果然是被移動過。龜井所在的地方應該是雪人那裡,犯人是從雪人附近的小花壇那裡去了磚塊砸向龜井的。御劍讓美雲更新了場景,這時,我們可以看到現場有個很重要的矛盾。

-調查-
◆調查犯人

◆指證證物【亀井の寫真】,證物資料【亀井の寫真】被更新

看來,那張所謂龜井所拍的照片恐怕是犯人為了偽造現場而拍的。那麼龜井被殺時,綁架犯和總統真正的位置是?

◆畫面左上角那個滅了的電燈那裡

龜井在電話中說,因為燈滅了所以看不清。這個場景中,滅了的電燈一共有兩處,一處是雪人那裡,那麼另外一處電燈滅掉的地方肯定就是綁架犯和總統所在的真正位置了。根據這個情報,美雲再次更新了場景。

◆按Y鍵,將場景切換至屍體發現時
◆調查院子中間的血跡
└◆調查血跡,得到證物【ナゾの血痕】
└◆從血跡上點擊推理,指證證物【火事】

···············搜查終了···············

看來,那場小火災應該是在殺人事件前發生的,否則那個引發火災的孩子肯定會目睹面前的血跡。看來有必要再次調查關於那場火災的信息。另外,狼想起來了,他曾在父親的房間裡見過一幅小孩子畫的畫,上面畫的正是孤兒院院子裡的情景,於是也讓部下緊急去取來那幅畫。

◆得到證物【子供の絵】

那個引發火災的孩子,在事件發生的幾天後就失蹤了。但是,在孤兒院裡找到了那個孩子留下的東西,竟然是個牛角……這個牛角難道和那個證物有關麼?

◆指證證物【ボルモスのぬいぐるみ】

對,正是總統當初所拿的那個怪物玩偶。將另一隻牛角裝上去以後,御劍聽到了另一段錄音。這段錄音是詩紋的母親錄給總統的,原來詩紋竟然是總統的兒子!而水鏡,只是詩紋的養母而已。當年,水鏡和詩紋的母親關係很好,所以5年前,詩紋的母親死後,水鏡便領養了詩紋。

詩紋的母親,原本是外交官,後來辭職後才回國。而那黃色的花,曾是總統送給詩紋母親的第一份禮物。那天晚上,詩紋的母親想讓總統看一眼自己的孩子,所以才用怪獸牛牛錄了音送給了總統。但是那天晚上她一直被人跟蹤,所以麼沒能按約定去找總統。而後來她便去世了,也就再也沒見過總統。這時,狼的手下又開口了,說是狼家保管的總統的遺書也一起被送來了,遺書上寫著:承認詩紋的親子身份!

看來,沒什麼好懷疑的了,詩紋的確是總統的兒子。但是詩紋好像無法接受這個刺激,轉身就跑掉了。
待續

第五話 大いなる逆転・中編2

詩紋跑到了總統死去的拍攝現場,他一直在尋找自己的父親,但是沒想到,找到父親的時候,父親就已經死去了……這件悲傷的案件必須被解決!那麼,首先來聽聽狼對於12年前的案件的推理吧。

~SS-5號事件の真相~
◆證物資料【SS-5號事件の資料】被更新
◆對第四句「亀井がいなければ…」指證證物【ナゾの血痕】
◆指證證物【子供の絵】

12年前的案發現場,有著不可解的血跡,還有那個失蹤了的孩子。這說明,12年前的那天晚上,發生了兩起殺人案,而那個案子真是目睹了什麼不該看到的東西,才因此失蹤的。那麼,那個孩子到底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呢?

◆指證人物【鳳院坊 了賢】

看來,12年前發生的並不是綁架案,而是由美和和萬才提供場地、了賢來執行的殺人案!那麼,為什麼直到今天總統的屍體才被發現呢?難道說……有兩個總統?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總統身上給人的那種違和感就說的通了。那麼,這兩個總統到底是誰呢?

◆選擇【ホンモノと影武者】
◆指證證物【SS-5號事件の資料】
◆指證證物【亀井の寫真】
◆指證證物【怪獣の足跡】,證物【怪獣の足跡】被更新

原來,總統當年的確是被殺掉了,而現在被殺掉的總統,應該是當年與美和他們合作的總統的替身。而萬才前來拍攝現場挖地的目的,正是為了尋找「12年前沉睡於花壇邊的東西」,也就是總統的屍骨!

◆指證證物【被害者のクツ】

當年,總統為了見兒子而來到孤兒院,但是被了賢殺掉了。犯人搬運屍體的瞬間被龜井看到,誤以為是綁架案,然後被背後的總統替身殺掉,並做了偽裝。但是,龜井打電話留給女朋友的留言是無法消除的,所以他們利用了這一點,自導自演了一場綁架案。

◆證物資料【SS-5號事件の資料】被更新

這時,了賢竟然出現在我們面前。他說,他在尋找那個穿紅雨衣的人,那個人,在12年前幫了他!而且,恐怕就是御劍正在尋找的「黑幕」。

~了賢を助けた者~
當年,了賢在殺掉總統後,萬才和美和就商量著要將了賢滅口。這話,被一個穿著紅雨衣的小男孩聽到了,他將這話告訴了了賢,並且幫助了賢逃走。而且,他為了消除了賢留下的腳印,才故意放了火。

◆對第四句「あのとき、コゾウと再會しなければ…」進行威懾
◆選擇【ある】
◆選擇【日付】
◆選擇【IS-7號事件の資料】

原來18年前,了賢曾救過那個少年。18年前的12月24日,了賢曾救過兩個被關在車裡、差點凍死的少年。這時,御劍想到了18年前信的案件,那兩個少年恐怕就是失蹤了的冰堂和風見的兒子!但是,那兩個少年由於差點被凍死,在救回來之後就都失憶了。這下,關於黑幕的資料還是太少。還是繼續來聽了賢的話吧。

~了賢と「コゾウ」のその後~
◆對第一句「セッソウが獄中に入ってからも…」進行威懾,得到證物【通信チェスの紙】
◆指證證物【內藤の遺品】
◆選擇【指輪】,證物資料【內藤の遺品】被更新,追加新證言「點字で手紙を書くというのも…」

沒想到,原來內藤竟然就是冰堂的兒子!但是他不可能是黑幕的,因為他在這次的事件前就已經死了。

◆對新證言「點字で手紙を書くというのも…」指證證物【通信チェスの紙】

在與了賢的交談中,御劍發現,了賢明明就是用盲文打字的,但是內藤收到的卻明明就是印刷字。這說明,了賢在於內藤交談時,中間可能插入了別人。

◆證物資料【通信チェスの紙】被更新

那麼,那個給內藤和了賢進行文字翻譯的人,肯定就是黑幕了。冰堂的兒子內藤已經死了,那麼黑幕就肯定是風見的兒子了。那麼那個人到底是誰呢?那個……內藤唯一的青梅竹馬!

◆指證人物【猿代 草太】
◆將畫面的左上角擴大,然後指證那個大眼睛

沒想到,黑幕竟然就是草太!那個大眼睛並不是怪獸,而是獅子熱氣球上畫的眼睛。而速水錄下的怪獸噴火的聲音,也就是熱氣球噴火上升的聲音。草太就是利用熱氣球,將美雲運到展望台上的,所以監視錄像中才沒有拍到美雲!

這個事實太驚異了……這麼一連串的事件,竟然都出自草太之手?御劍為大家分配了任務,一定不能讓各種案件再延續下去了!
待續

第五話 大いなる逆転・後編

御劍他們趕去了草太曾說過的公演的地方,並向ミリカ求證了,那隻大眼睛的確是熱氣球上的。然後,御劍開始質問草太,但是草太說,他開熱氣球出去,只是為了練習而已。並且草太向美雲發起了感情攻勢,讓美雲相信他是個好人。但是美雲好騙,御劍卻不可能再被騙了。於是草太接著就變了模樣……來聽聽草太怎麼說吧。

~バルーンの練習~
◆對第一句「たしかに一昨日の夜に…」進行威懾,追加新證言「バルーンとカゴを積んだトラックを…」
◆對新證言「バルーンとカゴを積んだトラックを…」指證證物【青いトラック】

後來,狼搜查官帶著小茜一起來了,說是找到了那個熱氣球,還找到了一輛藍色的卡車。
◆得到證物【ライオンのバルーン】

但是,御劍怎麼才能證明,這輛藍色的卡車是御劍他們曾在BigTower前面見過的那一輛呢?

◆選擇【指紋検出】
◆選擇【御剣 憐侍】

對了,御劍曾經摸過BigTower前的那輛卡車,那就來驗指紋吧。

◆將整個屏幕撲一層粉,然後吹開,然後在指紋那裡厚厚的的鋪一層粉,再吹開就可以驗出指紋了

經過檢驗,卡車上的確有御劍的指紋。然後御劍質問草太,美雲和詩紋的綁架事件是不是他做的。草太在否認的同時,指出根本就不能確認兩個案件是同一個人做的。那麼,就拿出點兩個案件是同一人所為的證據來讓他看看吧。

◆指證證物【睡眠薬】

但是,這也無法證明綁架案是草太做的。那麼,出了綁架案以外,還有什麼東西能證明,草太就是那個「黑幕」麼?

◆指證證物【通信チェスの紙】

御劍提出,草太是內藤和了賢之間下象棋的中間人,但是草太否定了這一點。但是就在這時,ミリカ說內藤寄了一封信給草太,內容正是通信象棋的下一步走棋的方法!

後來,草太說,內藤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朋友。18年前,他本來要去幫父親試吃糕點,但是內藤抓住了他,說自己的父親很恐怖的命令他,不許讓草太來到現場。然後,內藤將草太綁起來,兩個人一起呆在車裡。但是後來車門被凍住,內藤自己也出不去了,兩個孩子差點凍死。聽到這裡,本來是沒什麼疑問的。但是,草太竟然說自己的父親是冰堂?不對啊,當年失去味覺的,應該是風見啊!

看來,有必要讓草太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指證證物【內藤の遺品】

草太原本以為,正是由於18年前內藤攔住了他,所以他才失去了父親。他認為是內藤的父親殺掉了自己的父親,所以覺得內藤那種人死掉也無所謂。但是草太記錯了,他的記憶直到現在都還在混亂,其實是自己的父親殺掉了內藤的父親!

草太當年目擊了殺人案件,然後受到了美和殘酷的審問。後來終於從孤兒院出來以後,又遭到了萬才的24小時追蹤,導致他精神衰弱。所以他才跟著了賢走了,他覺得了賢才是他真正的救命恩人。

草太說,他並沒有直接動手殺人。他只是將籠目的秘密告訴了萬才,然後將萬才的秘密告訴了籠目;他幫內藤實施了那個假的總統暗殺案件;為了讓人的視線將美和與了賢聯繫起來,他在監獄裡準備那個戴著鈴鐺的小鑿子。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做的!而且,他不相信御劍是真的想要幫助他,他已經無法相信別人了。

~殺人の教唆(きょうさ)したか~
◆對最後一句「まあ。言ってたかもしれないけど…」指證證物【速水の錄音テープ】

速水竟然沒有錄上最關鍵的幾句話,草太那個狡猾的傢伙在最關鍵的時候把竊 聽器關了……但是速水是從前天就開始錄音的,那麼別的時間會不會錄到什麼呢?

◆選擇【一昨日の夜】

竟然錄到了槍聲!那麼,事件中有人和槍有關麼?

◆指證證物【王 帝君の解剖記錄】
◆指證證物【ライオンのバルーン】
◆調查吊籃的底部的小洞,證物資料【ライオンのバルーン】被更新

前天晚上正在和水鏡談話的總統注意到了草太的熱氣球,於是就讓水鏡先走了,自己朝熱氣球開了槍。御劍從熱氣球的吊籃底部找到了彈孔,這下草太可逃不掉了。

~一昨日の夜、屋上にて~
按照草太的說法,那天水鏡向總統說得是關於詩紋的話,為了不讓自己的身份暴露,所以總統一定會殺掉水鏡。但是正因為他來了,水鏡就走掉了。所以草太說他自己只是個善意的目擊者。

◆對最後一句「オレに銃口を向けて…」進行威懾
◆選擇【モンダイがある】,追加新證言「大統領は、1発撃ったあと…」
◆對新證言「大統領は、1発撃ったあと…」指證證物【ナツミの證言書】
◆指證證物【ライオンのバルーン】

御劍認為,總統沒有被監視器拍到,也沒有被夏實看到,那肯定就是從草太的熱氣球上走的。但是草太說,夏實曾被美雲落地的聲音嚇昏了過去,說不定總統就恰好是在夏實昏過去之後,才從倉庫通過的。而且,他指出,就是詩紋殺了假的總統,這下子,復仇完成了。

~大総領殺害犯について~
◆對第四句「大総領は、怪獣のアタマの…」指證證物【ライオンのバルーン】

御劍認為,是草太利用熱氣球的重量壓死了總統,並且運送了屍體。但是,這樣一來,和驗屍報告上的死亡時間就對不起來了!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草太用了什麼方法推遲了死亡時間麼?難道是……和他父親用了同樣的方法?

◆指證【ひのまる倉庫】

御劍推理說,草太正是用冷凍倉庫冷凍了屍體,以推遲死亡時間的推算。並且還將詩紋囚禁在了裡面。這一手法,和草太最討厭的父親所用的手法是一樣的!

但是,不管推理有多麼正確,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草太不承認也沒有辦法。但是這時,糸鋸終於來了,帶來了新的消息:借走那個冷凍倉庫的正是這個馬戲團。而且,ミリカ也證明說,那個倉庫的管理權都是在草太手中的。

不過,草太指出,御劍並沒有他用熱氣球殺人的證據。但是御劍說,如果草太真的是用熱氣球殺了人的話,那麼某樣證物上肯定會留有某種痕跡的。

◆指證證物【ライオンのバルーン】
◆指證證物【花束】

小茜在熱氣球上檢查出了花粉,終於讓這個事件有了結果。但是,虎狼死家又來了。原來,委託虎狼死家殺人的正是草太,但是虎狼死家發現了關於總統的秘密,所以草太便背叛了他,想殺人滅口。今天,虎狼死家來找草太復仇了。這時,是了賢救了草太,讓虎狼死家放了草太一命。

詩紋問了賢,是不是了賢殺了他的父親。了賢承認了,並給了詩紋殺他復仇的機會。但是詩紋並沒有這麼做,他說,或許殺了了賢他的確會感到開心,但是反過來說他的母親和朋友會更加的傷心,所以他不會這麼做。

最後,了賢將草太帶回了監獄,事件終於落下了帷幕。而御劍最終也選擇了檢察官的道路。御劍決定,要作為一個檢察官來幫助別人,並直面法律的矛盾。

◆得到證物【検事バッジ】

最後逆轉慣例的走馬燈過去之後,還有一段小劇情。美雲在看著御劍尋找前行道路的同時,她自己也在思考自己的道路,她說,要在不捨棄八咫烏之名的前提下,做一個和父親不一樣的英雄。而御劍這次竟然說要給糸鋸漲工資,可把糸鋸嚇了一跳。而美雲曾說,要尋找的八咫烏的夥伴,也已經找到了:檢察官+警官+大盜,無敵三人組!

御劍想,雖然他和父親沒有選擇同樣的道路,但是他們卻又都是一樣的,因為他們的目的都是一樣的,那就是揭露真實。只要和朋友們在一起,他就能沒有猶豫的、向著自己決定的路走下去。

第五話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下面為中文不完整版

第一話:逆轉的目標

第一部分

劇情
人物追加【系鋸圭介】【王帝君】
證物追加【新聞報導】,邏輯追加【向總統開槍】
跟右上的保鏢對話,邏輯追加【演說時的警備】

邏輯
整合【向總統開槍】+【演說時的警備】,邏輯追加【大總統暗殺事件】

搜查
調查右邊的國旗
調查國旗上的孔,邏輯追加【帶有彈痕的國旗】
調查大將軍,邏輯追加【破裂的充氣人偶】,證物追加【大將軍的充氣人偶】

邏輯
整合【破裂的充氣人偶】+【帶有彈痕的國旗】

邏輯象棋
你的來歷是……?→觀察情況→是寫報導的工作嗎?
目擊到現場了嗎?→觀察情況→你聽到槍聲了吧?→取材內容是什麼?→你應該已經有寫報導的材料了!→觀察情況→把錄音內容放來聽聽!
證物追加【速水的錄音帶】
指示左下角觀眾席,證物追加【子彈的軌跡】

搜查
調查垃圾箱,發現背包,打開背包,證物追加【警備計劃的資料】,邏輯追加【六連發手槍】
調查手槍瞄準器,邏輯追加【激光瞄準器】,調查彈倉,證物追加【手槍】
跟扛著攝像機的電視主播對話,人物追加【一條美雲】

推理
指示大總統額頭,出示新聞報導,邏輯追加【紅色的痣】,證物追加【美雲的照片】

邏輯
整合【激光瞄準器】+【紅色的痣】,證物【凶器手槍】更新,證物【美雲的照片】更新
調查事件發生前的照片,指示右下角觀眾背後的紅點
調查事件發生後的照片,指示身穿紅色雨衣的觀眾

搜查
調查右邊的貨攤
調查櫃檯下面,證物追加【紅色雨衣】
調查雨衣右邊袖口,邏輯追加【雨衣的袖口】
調查右下角紅色鈕扣,邏輯追加【紅色鈕扣】

邏輯
整合【雨衣的袖口】+【紅色鈕扣】
調查雨衣左半邊,調查血跡,證物【紅色雨衣】更新

劇情
人物追加【田中太郎】

追究
~田中的證詞~
指證第二句,出示【紅色雨衣】

~田中的證詞②~
威懾第三句,追加證言
指證第三句,出示【警備計劃的資料】
出示【速水的錄音帶】,出示【速水美紀子】

~速水的證詞~
指證第三句,出示【美雲的照片】,指示大總統
選擇【是田中太郎的】
劇情
追加人物【內藤馬乃介】【外城涯】,人物【虎狼死家左左右衛門】更新

第二部分

搜查
調查屍體
調查死者身上的彈孔,邏輯追加【貫穿的子彈】,證物追加【屍體的觀察記錄】
調查打開的箱子,證物追加【防彈箱】
調查死者的手槍,邏輯追加【外城的手槍】
調查右上角的監視器
調查左側中間的監視器,證物追加【監視攝像機的顯示器】
調查右邊的桌子
調查桌上的防彈背心,邏輯追加【防彈背心】
調查桌上的文件,指示保鏢所在位置,推理,出示【警備計劃的資料】,證物【警備計劃的資料】更新,邏輯追加【內藤所站的位置】

邏輯
整合【外城的手槍】+【6連發手槍】,證物【凶器手槍】更新
整合【貫穿的子彈】+【防彈背心】,證物追加【大總統的防彈背心】

劇情
證物追加【卡片】

邏輯象棋
搜查由誰來接手?→觀察情況→觀察情況→請說明理由!→和這個地方有什麼關聯吧?→怎麼變得焦躁不安了?
是不是太強詞奪理了?→觀察情況→觀察情況→這真的適用嗎?→觀察情況→槍擊不是發生在機外的嗎?

追究
~王的證詞~
指證第三句,出示【大將軍充氣玩偶】,選擇【有問題】,出示【子彈的軌跡】,出示【內藤馬乃介】,證物【子彈的軌跡】更新,出示【美雲的照片】,指示右側國旗的邊緣,選擇【不是暗殺者】,邏輯追加【內藤射中了人偶】

邏輯
整合【內藤所站的位置】+【內藤射中了人偶】,邏輯追加【警備計劃的更改】
整合【大總統暗殺事件】+【警備計劃的更改】,出示【防彈箱】,證物【大總統的防彈背心】更新

追究
~內藤的證詞~
指證第五句,出示【凶器手槍】,出示【內藤馬乃介】,選擇【還沒有找到】,出示【監視攝像機的顯示器】,證物追加【帶有血蹟的子彈】
~內藤的推理~
威懾第一句,選擇【手槍】,出示【內藤馬乃介】,證物【內藤的手槍】更新
指證第二句,出示【內藤的手槍】
~內藤的證詞②~
指證第四句,選擇【指紋】,調查彈匣,調查子彈

劇情
出示【卡片】

第二話:獄中的逆轉

第一部分

劇情
證物追加【示意圖】

搜查
調查中間的架子
調查下方堆放的布,邏輯追加【堆放的布】
調查屍體
調查地上的國際象棋,證物追加【棋盤】
調查死者身體,證物追加【屍體的觀察記錄】
調查死者身上的防水布,證物追加【繩索】,邏輯追加【沾有血蹟的布】
調查地上的手套,翻轉調查指尖的血跡,證物追加【橡膠手套】
調查死者的右手

邏輯
整合【堆放的布】+【沾有血蹟的布】,證物追加【沾有血蹟的防水布】

劇情
選擇【凶器】,人物追加【信樂盾之】
跟信樂盾之對話,詢問【關於辯護委託】【關於被害者】【關於這個房間】,隨便選,證物追加【門上的感應器】
調查屍體,調查手套,推理,出示【門上的感應器】

劇情
證物【門上的感應器】更新,人物追加【折中秀治】

邏輯象棋
今天干了什麼?→觀察情況→觀察情況→不是說今天靜靜待著的嗎?
事情發生時你在做什麼?→觀察情況→怎麼知道我是檢察官的!→事件前後監獄的情況如何?→請你回答問題!→剛才你不是說在做運動嗎?→所謂的“又”是怎麼回事?

追究
~關於案件~
指證第三句,出示【屍體的觀察記錄】,選擇【有問題】

劇情
人物追加【水鏡秤】【一柳弓彥】

第二部分

劇情
人物追加【猿代草太】,詢問【猿代草太】,出示【棋盤】,證物【棋盤】更新,詢問【被逮捕的理由】
人物追加【美和瑪麗】
調查右上的工作間,人物追加【山野星雄】

邏輯象棋
你跟這次事件有關嗎?→有良知的好人會蹲監獄?→觀察情況→我還沒提什麼第一發現者吧?
事件當天你乾了什麼?→你自己都做了些什麼?→聽到的是悲鳴聲吧?→事件當天你乾了什麼?→監獄的情況是?→你剛才不是說聽到悲鳴了嗎!→觀察情況→是被悲鳴聲嚇到的吧?
什麼時候聽到的?→觀察情況→你根本沒看動物表演吧?→是誰的悲鳴?→你肯定沒看動物表演!→難道不是被害者的悲鳴嗎?→因為你就是第一發現者!

追究
~發現屍體時的情況~
證物追加【監獄的點名】
指證第二句,出示【門上的感應器】

~發現屍體時的情況②~
威懾第三句,選擇【有問題】,證物追加【黑犬】,追加證言
威懾第五句,追加證言
指證第七句,出示【屍體的觀察記錄】,指示工作間A,出示【橡膠手套】,證物追加【山野星雄的“手環”】,證物【橡膠手套】【示意圖】更新
進入特別單人間
人物追加【鳳院坊了賢】,詢問【殺人嫌疑】【關於不在場證明】,證物追加【獵犬形象的棋子】,詢問【關於被害者】,證物追加【監獄內的搜查】

劇情
證物【示意圖】更新

搜查
調查左上的鏡子
調查桌子
調查桌上的紙,指示字母B,推理,出示【獵犬形象的棋子】,證物追加【內藤的筆記】
調查床
調查地面,邏輯追加【擦拭過的地板】
調查床上的報紙,邏輯追加【被撕掉的報紙】

邏輯
整合【擦拭過的地板】+【被撕掉的報紙】,證物追加【被擦拭過的地板】

劇情
指示【拘留所】,證物追加【監視錄像的影像】,出示【被擦拭過的地板】,證物【被擦拭過的地板】更新
人物追加【狼士龍】
跟左右兩側的看守對話,證物追加【被盜的看守制服】【內藤牢房的鑰匙】

追究
~逮捕的理由~
威懾四句話,追加證言
指證第二句,出示【棋盤】

~凶器的行踪~
打開棋盤,調查上蓋,證物【棋盤】更新,證物追加【安檢門】
威懾第四句,選擇【有問題】,出示【監獄內的搜查】,出示【安檢門】,出示【監視錄像的影像】

第三部分

劇情
詢問【立見馬戲團】【動物表演的工作】【被逮捕的理由】
證物【示意圖更新】,人物追加【米莉卡】
跟米莉卡對話,詢問【關於米莉卡】【動物表演】【表演的準備】
調查左邊的鐵門,右上角的井
跟瑪麗對話,詢問【關於監獄】【關於山野】【立見馬戲團】
跟山野對話,詢問【幫忙】【照顧動物的修行】,指證,出示【橡膠手套】,證物【橡膠手套】更新

劇情
證物【被擦拭過的地板】更新
選擇【導彈】,隨便調查
調查沙袋,證物【屍體的觀察記錄更新】,證物追加【地道裡的腳印】

劇情
證物【被擦拭過的地板】更新

追究
~移動到監獄的方法~
威懾第四句,選擇【進行追問】,出示【內藤牢房的鑰匙】,出示【被擦拭過的地板】,出示【地道裡的腳印】,證物追加【解剖記錄】,選擇【狗撲向了人】,指示【特別單人房】,出示【黑犬】,證物追加【凶器小型鑿子】

~了賢的申辯~
指證第二句,出示【內藤的筆記】 ,證物【內藤的筆記】更新,證物追加【了賢的鈴鐺】,出示【棋盤】,證物【棋盤】更新
在錄像播放到黑影撲上去的時候暫停,放大右上部分,調查黑影,選擇【熊】,證物【地道裡的腳印】更新
在錄像播放到人被黑影撲到之後同時在鏡子映出人物的時候暫停,調查鏡子,出示【被盜的看守制服】,出示【折中秀治】,出示【橡膠手套】
指示錄像中時間部分,證物【監視錄像的影像】更新

追究
~發現屍體時的情況~
威懾第三句,追加證言
指證第四句,出示【內藤的牢房鑰匙】,出示【被擦拭過的地板】,證物【內藤的牢房鑰匙】更新,出示【屍體的觀察記錄】

第四部分

搜查
調查井
調查重物砝碼,邏輯追加【15kg的重物】
調查滑輪,繩索,邏輯追加【水井周圍的道具】
調查大象,邏輯追加【大象亞香】
調查舞台,邏輯追加【草太的演出】
調查左上的小車,邏輯追加【失踪的蘋果】
跟系鋸對話,邏輯追加【金屬探測器】

邏輯
整合【草太的演出】+【水井周圍的道具】,證物追加【草太的機關】,邏輯追加【觸發需要的強度】
整合【大象亞香】+【失踪的蘋果】,邏輯追加【蘋果的筐】
整合【15kg的重物】+【觸發需要的強度】,選擇【重量】,邏輯追加【重物不夠】
整合【重物不夠】+【金屬探測器】
調查左下角的鱷魚池

搜查
調查井
指示繩索,推理,出示【草太的機關】【繩索】【屍體的觀察記錄】,出示【沾有血蹟的防水布】,邏輯追加【屍體與重物的交換】,證物【草太的機關】更新

邏輯
整合【屍體與重物的交換】+【蘋果的筐】,出示【監視錄像的影像】,證物追加【電閘開關】

追究
~水鏡法官的推理~
證物【解剖記錄】更新
指證第四句,出示【草太的機關】

~懷疑猿代草太的理由~
威懾第三句,出示【監視錄像的影像】,出示【電閘開關】,出示【美和瑪麗】,出示【屍體的觀察記錄】

~無法行凶的理由~
威懾第五句,指示庭院,選擇【存在共犯】,出示【山野星雄的“手環”】,選擇【深入調查】

~我的想法~
威懾第四句,追加證言
指證第五句,出示【棋盤】

~我的想法②~
威懾第四句,追加證言
指證第五句,出示【內藤的筆記】 ,選擇【為了引出了賢的偽裝】,出示【了賢的鈴鐺】,選擇【提出異議】,指示庭院,指示鱷魚

劇情
出示【棋盤】

第三話:傳承的逆轉

第一部分

劇情
人物追加【天海一誠】,詢問【關於天海】【關於事件】,人物追加【冰堂伊作】
人物追加【緒屋敷司】【馬堂一徹】
跟左邊蹲著的警員對話
跟右上角廚師對話,詢問【關於風見】【甜點大賽】,證物追加【大會規則】,詢問【關於事件】
調查畫框,指示左下角缺口,邏輯追加【被弄亂的點心】
​​調查畫上的指痕,證物追加【畫框上的指痕】
調查右邊的廚具,證物追加【天海的茶壺】
調查中間的船
調查白線,邏輯追加【有東西壞掉的聲音】,證物追加【印章】
調查右邊損壞的支架,邏輯追加【損壞的支架】

劇情
邏輯追加【擊打致死】,證物追加【現場調查記錄】
調查中間的船
調查頭部位置,推理,出示【現場調查記錄】,證物【現場調查記錄】更新

邏輯
整合【有東西壞掉的聲音】+【損壞的支架】,邏輯追加【為什麼損壞了?】
整合【為什麼損壞了?】+【被弄亂的點心】

劇情
證物【現場調查記錄】更新,證物追加【房間的鑰匙】

追究
~懷疑天海一誠的理由~
指證第三句,出示【現場調查記錄】

第二部分

劇情
人物追加【迪麗茜·司康】【狩魔豪】

搜查
調查左上角的溫度調節器,邏輯追加【室溫過高】
調查中間城堡
調查左右兩邊柱子,邏輯追加【6角型的凹槽】
調查城堡中的物品,邏輯追加【形狀容易塌掉的點心】
調查黃色的石頭,邏輯追加【岩石的底座】
跟迪麗茜對話,詢問【大賽中的行動】【真正的情況】,邏輯追加【點心研究】

邏輯
整合【形狀容易塌掉的點心】+【室溫過高】,邏輯追加【假的點心】
​​整合【岩石的底座】+【6角型的凹槽】
調查中間的城堡
調查左側的岩鹽,邏輯追加【有血痕的岩鹽燈】
指示岩鹽燈,推理,出示【大會規則】,邏輯追加【迪麗茜的違規】
調查右上角的小精靈,證物追加【熒光布】

邏輯
整合【擊打致死】+【有血痕的岩鹽燈】,證物追加【凶器岩鹽燈】
整合【假的點心】+【迪麗茜的違規】,證物追加【假的糕點】
跟迪麗茜對話,詢問【關於室溫】,邏輯追加【知識不足】

邏輯
整合【點心研究】+【知識不足】

追究
~關於凶器~
指證第五句,出示【現場調查記錄】,出示【畫框上的指痕】,出示【假的糕點】

☆ Google+ 留言提示 ☆
★請登入 Google 帳號即可留言。
★無論【公開留言】或【私密留言】,都請在留言內容中加入【@Ala Go】 的字串,才能收到您留言的通知並加以回覆喔。
★此系統可「私密留言」,不清楚如何私密留言請看「這一篇
公開留言示範圖私密留言示範圖


0 條留言:

張貼留言

【回覆須知】
※請注意網路禮儀,禁止口出惡言、廣告張貼。
※OpenID留言適合擁有Website者。
※可用語法請參考這篇
※與本文無關的留言請利用右側的「無主題留言板」,反之請盡量留言在相關主題。其他問題、想法,也歡迎留言說說....☺。